首页  »  都市激情  »  【养老传奇】(07-08)作者:AKB4949

【养老传奇】(07-08)作者:AKB4949

来源:人气:加载中

【养老传奇】(07-08)作者:AKB4949 时间:2017-10-07  来源:www.sex91.net
字数:7635


              (七)

  「我们以后还是不要见面了。」

  初春的街头,处处是春意盎然的气息,街边商场一隅的巴克里,杨雪霏端着手中的大杯卡布奇诺,有些犹豫,还是说出了口中的这句话。

  「你喊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个?」坐在杨雪霏对面的孙仲康努力克制住自己难以置信的表情,毕竟每一个花花公子遇到这种情况都会故作轻松和满不在乎的姿态,这关乎到面子问题。

  仅仅维持了十几秒的时间,孙仲康却还是忍不住想打破沉默,他想问句为什么,理所应当地问为什么。

  「为什么?」当他把这句话问出口的时候,他终于在心中明白,杨雪霏对于他来说的确就是那特殊的一个。

  「不为什么。」杨雪霏停顿了几秒,闪烁的明眸若有似无地望着窗外,「我们本来就是萍水相逢,你不会对我还有什么想法吧?」

  孙仲康低下头,很快地又抬了起来,「也许吧,也许有。」说完他点点头,仿佛是在肯定自己刚才的话语。

  「那就更是了。」杨雪霏也有些意外,却又马上解释了自己的说辞,「我们这不明不白的,也没有必要再见面了吧。」

  「那我要是对你没想法呢,我们工作上不还有交集么?」孙仲康赶忙问到。
  「以后没了。」杨雪霏头还是望着窗外,她当然知道所谓的工作交集是什么。
  「那……那我们可以在一起吗?名正言顺的那一种……」孙仲康的气势一下子弱了起来,他自己也不知为什么。

  但换来的却是杨雪霏「噗哧」一声的笑意,似乎略带着一些嘲讽,这倒一下子把他激怒了。

  「你这算是求爱吗?」杨雪霏问。

  「不是。」微怒的孙仲康自然不愿再被女人牵着鼻子。

  「我就当你是吧,可你真不是个合适过日子的人。」杨雪霏真诚地看着他,紧接着说到:「哪怕是我这样的女人,大手大脚,花钱如流水,对生活没有计划和打算的女人,也会有想要好好过日子的一天。」

  「意思就是我不够有钱咯?」孙仲康突然恍然大悟一般,「是那个男人吧!是吧!那个叫赵斌的,你跟我说过的那个富二代。」

  杨雪霏不置可否地摇头:「你别管那个人是谁,也不是你不够有钱,你怎么还没意识到自己哪里有问题呢?」说完,杨雪霏竟然有些急了。

  孙仲康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也许不说才是最好的。

  「是,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无非就是为了钱,因为自己懒惰和虚荣心,我干了许多我现在都觉得恶心的事情,可这不代表我就不想过上普通的生活,我们现在都比一般的普通工薪阶层有钱一些,但我愿意少一些钱去过普通的生活,像我们这样的女人,想要回头很难了,但是我又只能用着最后几年的青春和钱去赌一赌。」

  孙仲康真的愣住了,他比杨雪霏更没想过未来,尽管他都四十多了。

  「好了,我们以后就不要见面了,谢谢你。」

  「谢什么?」孙仲康条件反射地问到她。

  「谢谢你帮助过我,但我们不可能走到一起。」杨雪霏说完便拎起自己的爱马仕包,有些决然的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午后的时分,星巴克里只是稀疏地有几个顾客,孙仲康一人呆坐在靠窗的座位上,显得有些孤独。

  杨雪霏随手打了一辆的士,她要去花店订花,后天是清明前的最后一天,趁着假期未到,人还不多,她要陪同何建国一起去扫墓。

  何建国没有孩子,没有结过婚,唯一的一个妹妹也早早地在90年代初就因病过世了,这些杨雪霏都知道,但是杨雪霏不知道的是,何建国在上山下乡之前,在上海有过一个青梅竹马的姑娘,两人虽然是指腹为婚,但是却谈起了恋爱,无奈成为知青后,两人也一直书信来往互诉衷肠,后来一直到何建国来到长门,不久后俩人就断了消息,期间几次回沪寻找,也没能见到那个姑娘,为此,何建国终生未再婚配。

  前些年回到上海后,经过多方打听,也得益于信息时代互联网的发达,何建国终于知道事实的真相,那个姑娘早在文革期间就已经嫁给了别人,之后几年的信件都是由何父冒写,为的是不让何建国伤心,好安心继续支援祖国农村建设,谁知事实还未揭露之前,何建国的父母便已亡故。

  命运总是喜欢开玩笑,对于何建国来说好像又格外的严苛和残酷。

  「就你说的这几样吧。」杨雪霏对花店老板笑笑,点了点头,「多少钱?」
  「280元。」

  「给,后天早上五点我就过来取,没什么问题吧?」

  「可以可以。」花店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看着眼前的大美人不由自主地谄媚笑着答应到。

  尽管对于鲜花没有什么研究,但杨雪霏还是执意要亲自看过花店的实物来挑选,对于何建国的父母,两个在她出生前就已过世的人物,整整隔了三个时代的人物,杨雪霏却突发地很想去见一次,另一方面担心坐长途客车的疲乏,杨雪霏决定自己开车陪同何建国一起前往陵园扫墓。

  何建国的身体有一天不如一天的趋势,哪怕这种细微的差别只有杨雪霏这样细心的又能每天见面的姑娘才能察觉到。

  晚上上楼的电梯里,两个邻居阿姨正巧聊起,说到另一个曾经一起跳广场舞的阿姨也是因为脑部肿瘤,从发现到去世不过半年多的时间,这让杨雪霏更加担心其何建国来。第二天早上按惯例去往老何家里的时候,杨雪霏甚至有了一种「见最后一面」的苍凉之感,直到见到何建国本人,这种不切实际的担忧才被打破,也许还能再支撑一年?杨雪霏又落入了恐惧之中,她不敢想,这是一种英雄即将陨落的伤感和悲怆,于是珍惜当下,珍惜现在的情感又更加强烈了。

  清明时节应该是雨纷纷的,但是这几天的天气却格外的好,昨天和孙仲康宣布断绝「关系」后,杨雪霏的心情便显得格外舒畅一些,初春时分仍有几分寒意,她谨慎地套了一件驼色的双排扣风衣,围了丝巾,里面却大胆地只穿了一件黑色低胸打底衫,又精心地化了韩系的妆容,她又如同每个上班族那样开始了一日的奔波。

  买菜做饭。

  洗衣服。

  打扫房间。

  杨雪霏已然是轻车熟路了,她像一个真正的家政保姆一样井井有条地打理着老何家中的家务,或者说她更像一个打扫自己家的女主人,因为不会有这么时尚漂亮的保姆存在。

  她是衷心地把自己融入了何建国的生活,而这种感觉是她之前并没有萌生过的。尽管存在不可告人的动机,从本质上来说,杨雪霏从事的其实还是一种变相的肉体换取金钱的交易,但这次她却没了那么多不道德的自责,因为何建国这个特殊的存在,在也许是他人生的最后阶段,她想好好地陪伴在他的左右,渡过这一段平静恬淡的时光。

  两人吃完午饭后,杨雪霏主动给老何按摩揉肩,她细心的观察到,何建国头上的白发又多了些许,小时候,她曾无数次骑坐在邻居何叔叔的肩膀上去集市庙会游玩,十几年前那曾经乌黑规整的浓密头发也稀疏了许多,杨雪霏不禁感到鼻子有些酸,这个拥有宽厚臂膀的男人,甚至在部分时刻像父亲一样的男人已经彻彻底底地老去,生命是如此无情,而与此同时,自己却已经从一个幼龄少女成长为一个真真正正的成熟女人,并处于人生中最美妙的年华。

  这天晚上,杨雪霏又做了梦,却一改往常不再是噩梦。梦里她回到了生活安定的童年,父亲出差上海给她带的大白兔奶糖还有几颗散落在桌面上,祥和的母亲唯独在让她学习钢琴和跳舞的时候才一改往日变的严厉一些,她坐在家里干净的沙发上,和小伙伴们一起在21寸彩电前等待着《新白娘子传奇》的开始;还有最期待的事情便是父母为了评先进而在工厂加班加点不能回家的周末,楼下的警察何叔叔总会带着她到各个庙会或者游乐场公园去玩,给她买棉花糖和玩具,小时候她总是喜欢骑在何叔叔的肩上,后来大一些了,她就坐在何叔叔的永久牌黑色自行车的后座,紧紧地抓住他的衣服,环抱住他的腰。

  但是好梦却总是容易醒。

  初一那年,她不会忘记父亲在下岗后那绝望的眼神,父亲的身体本来就不好,时常生病,有次何建国还带他去过上海看病,还垫付了医药费,可这次病情却恶化了,母亲也处在下岗的边缘,父亲的病迅速掏空了家里的积蓄,随后撒手而去。母亲终究是个柔弱的女子,父亲的死对她的打击很大,她选择了用结束生命的方式来逃避这残酷的现实,从此失去了依靠的杨雪霏人生轨迹开始彻底被扭转。
  从梦中醒来的杨雪霏静静地躺在宽大的床铺上,脑海中满是何建国那英雄迟暮的沧桑,多年后再次见到童年时代的偶像,那单纯的时光和宁静平和的岁月再次涌上心间,那么多年却从未改变过。唯一不同的是他老了,杨雪霏清楚的记得小时候不懂事的年龄,自己不止一次地说过「长大了以后我要嫁给何叔叔」的玩笑话,如今却真的有了一种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的苍凉之感。

  杨雪霏变的怎么也无法再次入眠,而不觉间,白露已攀上枝头,遥远的天边,微弱的阳光让整个天际都些许明亮了起来,夜怕是过去了吧。

                (八)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

              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

              泪雨零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

              比翼连枝当日愿

  出城的高速公路还是有些拥堵,尽管明天才是清明节,尽管杨雪霏和老何早晨五点不到就出门了,但高速公路的车流还是超过了他们的想象,清晨就出发扫墓的人群其实大多数都是老人,只有在这个时候,城市老龄化的现象才能一览无余地尽情在你的眼前展现,路上的大中巴士上,坐着的尽是已经花白了头发的老年人。

  杨雪霏他们要前往的陵园离开上海并不远,但也足足开了两个多小时才到,陵园位于苏州和无锡交界的地方,何建国的父母和妹妹都长眠于此。

  何家的陵墓在这个偌大陵园最里边的角落,从停车场下来步行过去差不多要走整整十分钟,杨雪霏一身休闲打扮,黑色的铅笔裤帆布鞋配上黑色的卫衣,唯有里面的一件蓝白海军条纹T恤还有些青春气息,整个人显得庄重肃穆了不少。
  她带着黑色的棒球帽,帽檐压的低低的,左手斜挎着浅蓝色的寇驰粒面手提包,右手搀扶着步伐比她略显缓慢一些的何建国,就像女儿搀扶着自己年迈的父亲。

  何建国其实并不喜欢这样,他总有着自己的固执,他觉得杨雪霏把他当作了无时无刻都需要照顾的病人,而他总想逞能,这是不少老年人的通病。

  这是一座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墓碑,没有照片,也没有墓志铭,墓碑上铭刻的文字告诉人们一对老夫妻在多年前便合葬与此,墓碑的右后方,另一座墓碑的主人是他们英年早逝的小女儿。

  杨雪霏帮着何建国把花圈敬上,又上了香,跟着老何一起在墓前鞠了躬。
  每一年的这个时候,江南还是阴冷潮湿的季节,一阵微风拂过脸庞,多少还有些刺痛的感觉,何建国这个年纪总是习惯穿的又多又保暖,但穿的有些单薄的杨雪霏就冷的打了哆嗦。

  何建国略显老迈的身躯佝偻着站在朴素的墓碑前,沉默着,杨雪霏站在他身后45度角不到一米的位置,因为有些凉意,她双手环抱在自己的胸前,但也是一脸肃穆。

  「爸,妈,今年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们了。」老何的声音很低,也很轻,但杨雪霏却能很清楚地听见他的话语。

  「去年年底去医院检查,发现脑里长了个肿瘤,医生说位置很不好,手术成功的几率很低,医生说估计也就一年左右的时间,也许我就要过来陪你们了。」
  「那时候没了小雅的消息之后,我就一直也提不起心思来找对象了,现在想想,当初是有些太傻了,如今年纪也大了,没想到还得了这个病,也就不找老伴了,没能成家,没能续下香火,我对不起你们,我过来后希望你们不要怪我。」老何的声音开始有些哽咽,但很细微,细微到咫尺之遥的杨雪霏并没有能够察觉到,「我这一辈子,总是考虑别人了,却没能考虑自己和自己家人的感受,我真的对不起你们,但是明年的这个时候,我马上就要来见你们了,我们一家人也终于能够团聚了。」

  杨雪霏是第一次看见何建国哭,她曾经以为像何建国这样钢铁般的男人是不会有泪水的,她有些手忙脚乱地从包里拿出自己的丝质手帕递给了老何。而何建国的话是这么真切,又的确完全被当作了其言也善的临终告别,她第一次觉得一个不一样的,有些柔软的何建国真实地展现在自己面前。

  从陵园回上海的路就通畅了许多,把老何送到家后,杨雪霏开车到了附近的三甲医院,上个星期她以女儿的身份陪着老何来这里看过医生再做了复查,这次她是来取报告的,顺便她又见了脑科专家吴医生,吴医生告诉她,老何最近的状况尚属不错,应该是一直使用的进口药物起了作用,但长期来看仍不乐观,并且这种药物十分昂贵,无法做长期打算。

  被重病拖垮了家庭,这对杨雪霏来说是有过一次并再也不想有第二次的绝望回忆。

  回到自己的家,杨雪霏感到无比的沉重,自己的亲人也都早已离她而去,某种角度来说,她和老何有着共同悲惨的际遇,但何建国却也终将不久于世间,这一切都让她感到唏嘘不已,在生命面前,其他的一切都是渺小的,看着她满橱满柜的名牌衣物,皮鞋,箱包和动辄上万的奢侈品,她第一次感到这些都是虚无的,她感到自己是干枯的,没有灵魂的,她终于在无数次的挣扎中确认了那个从前的自己,只是一个毫无意义的自己。

  这座拥有两千多万居民的超级都市里,到处都在上演着人间的悲喜剧,因为无所不包,因为来自大江南北,不同职业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在此相遇,交融,所以在这里什么都会发生,这就是大都市的魅力所在啊。

  来自的西北农村的未成年男孩小刘也正在苦恼着,心中充满着愧疚和罪恶感,只不过与杨雪霏不同,他的感情要单纯的多。

  自从上次被童娜邀请去她家做客,两人酒后发生了性关系,距今已有一个多月了,这一个多月对于年轻的小刘来说无比煎熬。他几乎每天都在躲着童娜,另一方面,童娜那成熟性感的白嫩娇躯又每日每夜地在他的脑海中翻滚着,16岁的他显然还不够成熟到能够安然经受这样的交叉折磨。

  小刘的业绩还是不好,他太腼腆了,在这个行业,要想出人头地,坑蒙拐骗不说,心狠手辣是必须的。这一个多月来他只做成过两笔租赁的生意,不但拿不到什么提成,还老是被经理呼来唤去,有时还会被骂的狗血喷头。

  小刘总是会偷偷观察童娜,尽管童娜出现在隔壁店里的机会并不多,同样的一件事,童娜的应对和小刘的反应简直是太不一样了,她好像总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还是那么得体大方,成熟美丽,偶尔面对面遇见小刘时,她还是会像从前一样亲切地打招呼,露出醉人的微笑。

  这个阳光有些妩媚,气温开始有升高迹象的春日下午,一个多月来,在店门口的这条马路的另一头,童娜和小刘第三次不期而遇了。

  小刘刚刚带客户看了房,但是那对中年夫妻显然并不满意,他是失落的,但在遇到童娜时,这种失落却变成了六神无主的落魄。

  「对了,小刘。」

  「嗯?」他年轻的声音带着颤抖,鼓起勇气,却又不知说什么才好。

  「姐……」

  「最近怎么好像都没怎么见到你?」

  「这……」小刘结结巴巴地,怎么都答不上来。

  「看来你最近工作上挺忙的啊,忙是好事啊。」童娜娇美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话中有话的意思,一如以往的直率坦诚。

  「不……不是……」

  「不忙吗?」

  「嗯……」

  「那你今天晚上有空吗?到我家来玩吧,我家里新买了个游戏机,什么Playstation4的,我也不太会玩,你们男孩子的东西,教教我呗。」
  小刘的慌张溢于言表,脑海中无数画面的言语闪过,却始终沉默着没有回答。
  童娜的短裙有些短,光洁的大腿外是黑色的丝袜紧紧包裹着,透露出致命的诱惑力,修长的美腿和棕色的粗跟高跟鞋对于年轻的他来说,无疑都是挑逗的化身。

  并不扎眼的阳光下,他微微抬起头,是她那成熟的,娇艳欲滴的红唇,如果这不是川流不息的街道,他想他可能会忍不住就吻了上去。

  童娜似乎看出一些别样的事态缘由,毕竟她是童娜,经历过无数老少贫富男人。

  「你是不是还在为上次那件事情感到不好意思?」

  看到小刘没做应答,她似乎更确定了。

  「这本来是大人才能做的事情,我把你也拖进来,对不起。」

  「我也是大人!」

  「是是,你现在已经是大人了。」童娜调笑着,她似乎更美了。

  「我……」

  「今天晚上你来我家玩吗?教教我怎么打游戏。」

  「嗯。」这一次小刘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望着童娜离去的婀娜身姿,他甚至感到自己的下体坚硬了,为了不让自己失态,他赶紧拿包遮住,却不料欲盖弥彰,整个人更奇怪了。

  华灯初上的夜,尽管天气渐暖,到了夜间却还是有一丝凉意。

  在这个高档小区的一角,一套普通的却又极其昂贵的顶楼复式居室,上层的卧室,女主人在澳大利亚旅游时拍摄的相片就静静地躺在床头柜的相框里,相片里的她背后是蜚声世界的悉尼歌剧院,女主人精致的五官因为她灿烂的笑容而显得更加迷人。

  相片正对着的,宽大的床上,33岁的女主人正和一名16岁的少年全身赤裸地交媾在一起。

  少妇胸前那对木瓜般的白腻雪乳波浪般起伏着,她努力调整着自己的气息,却又总是被少年莽撞的冲击打乱自己的节奏,雪白的肌肤因为兴奋而微红,嘴里不时地发出销魂的娇吟。

  「你不会玩游戏你倒是早说啊……姐带你玩别的游戏……」童娜还在戏谑地挑逗着小刘,她的声音其实并算不得有那么好听,但每一句都能让男孩骨头都酥麻了。

  「姐……我以后都要和你玩这个……」小刘一边卖力地挺动着下身,一边胡乱地亲吻着童娜的脖子,让童娜的名贵香水味道尽情地钻入他的鼻孔,他的中枢神经。

  「用力啊……啊……好弟弟……」随着男孩肏干速度的加快,童娜的呻吟也开始迷乱起来。

  两人的结合部是「噗嗤噗嗤」的无尽水声,童娜从未想过和一个十六岁的,才刚刚告别处子之身的少年做爱是如此的刺激,差不多是10年前,她曾经和一个只有14岁的小处男做过爱,当时是男孩的父亲为了给他破处把他带到了会所,男孩的父亲就在一旁看着,可所有的刺激却大概仅限于此,男孩生涩的动作让她感受不到快感,还有些生疼,不得章法的卖力甚至有些好笑,后来还是男孩的父亲亲自言传身教,才让她被少许勾起的欲火得到了满足。

  童娜主动引导着小刘进行着整个性交的过程,她翻过身,整个人香汗淋漓,挺直了身子蹲坐在年轻男孩的躯体上,然后不知疲倦地再次做起上下活塞运动。
  男孩有着不错的本钱,悟性也不错,在童娜的指导下越战越勇,和年轻的男孩阴阳交合,自己也会越发的显得年轻吧,从前那些觊觎着自己年轻身体的老男人们难道不是一样的想法吗?自己在16岁的时候,村里那些孤寡的老头就一直用异样的眼光盯着她这个村里最漂亮的姑娘;进入社会后不久,一个快六十岁的老头就用区区几百块钱拿走了她的贞操;沦落风尘时,她从不像有些清高的杨雪霏那样,为了赚钱童娜是有名的不挑客,一个当时已经七十多岁的老头子每个月都会把自己一大半的退休工资花在她的身上,而她从没皱过一次眉头;再后来的事情就更不用说了,童娜如今的财富就是建立在那许许多多个已经入土为安的老头子身上的,那些老男人们渴望从她身上榨取的年轻的活力,如今自己也正在年轻男孩的身上找回了那么一小点平衡,是不是也有些可笑和讽刺呢?

  男孩做的还不错,和那些上了年纪的男人比起来,毕竟年轻有活力,机械且枯燥的抽插带来的是无尽的快感,坚硬的肉棒在她狭长的阴道里肆意地来回抽动穿梭,虽然技术略显的生疏,但那份干劲值得肯定。

  男孩卖力的呼喊,少妇醉人的呻吟,伴随着男女交欢时的淫声浪语,这一副春宫图,居然能够嗅得出淫靡的味道。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梦晓辉音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姐姐禁恋之歌】(15)【作者:abc345369】 下一篇:【我的性史交代】(01-09)作者:壹夜拾次郎
热门小说
本周热播视频
友情链接

本網站已依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如果有部分视频尺度较大,請先確定您已年滿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如果相關視頻侵犯到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 Copyright©www.tra6.com 国产自拍|亚洲av|狠狠射国产影院|AV天堂网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