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强暴小说  »  【强奸姐姐的尸体】(乱伦奸淫的绝期)

【强奸姐姐的尸体】(乱伦奸淫的绝期)

来源:人气:加载中

【强奸姐姐的尸体】(乱伦奸淫的绝期) 时间:2017-08-21  来源:www.sex91.net
              强奸姐姐的尸体


  本来就没有什么亲戚朋友,所以这一整天根本就没什么人来吊唁,这时小明一个人站在姐姐的灵堂里,看着姐姐静静的躺在棺材中,再也不能和自己嬉戏玩耍、说笑打闹,心里不由得一阵阵的难过…………

  姐姐叫小玲,今年十五,比小明大一岁。以前在学校里是出名的校花,脸蛋儿长的娇美动人,身材又亭亭玉立,刚刚开始发育的青春气息,更是动人心弦。
  可小玲却一个男朋友都没有,因为小玲和弟弟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自从姐弟俩人渐渐长大,感情越来越好,从姐弟之情渐渐的发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面对小明整天的软摩硬求,姐姐总算还拿捏得住分寸,平日里两人偷偷摸摸的互相抚摸、亲吻,但小玲从不敢让弟弟插入自己的身体,没有让两人做下不可挽回的事儿。

  这一天,小明又缠着姐姐要亲热,小玲不好拒绝,两人躲到屋子里,和平时一样脱光了衣服,抱在一起,相互抚慰着。

  正在搂搂抱抱的玩儿得高兴,没想到忽然一个人出现在门口,满脸惊讶的盯着两人光溜溜的身子,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姐弟俩人更是吓了一大跳,羞得满脸通红,两人还没回过神儿来解释,门口那人已经小声惊叫着跑了出去。

  待的两人看清,原来是小玲的一个同学。想是来找小玲玩的,两人又刚好忘了锁门,于是就被闯了进来。

  这一下子,姐弟俩性交乱伦,白昼宣淫的事儿,在学校里传了个轰轰烈烈。
  谣言四起,被添油加醋的将两人说的简直自卑不如,更有一些无赖学生不住的对小玲嘲笑、骚扰。

  这小玲年轻面嫩,一个姑娘家,如何张的开嘴向人分辩,说自己和弟弟之间并无苟且之事,自己还是清白身子。

  几天下来,受不了别人的冷嘲热讽,一个人难受了好几天,暗暗觉的自己已经是毁了,还把弟弟也糟踏了,害他今后也没法做人…………,实在对不起他,小心眼一时想不开,于是弄了些安眠药,偷偷的吃了……

  这时小明看看姐姐的尸体,说不出的伤心,眼泪只是流个不停。小明觉得,姐姐是为自己死了,而自己才是对不起姐姐…………

  他想了一会儿,心里七上八下的,忽然把心一横,拿定了个主意。

  小明去把屋子里所有的门窗都关好,又上了锁。回到灵堂,来到姐姐的棺材旁边,看着姐姐安详的躺着,于是轻轻的凑上脸去,在姐姐嘴唇上亲了一下。一阵冰冷的触感传了过来,和自己平时跟姐姐亲热时大不一样,心里不由得又是一阵难过。

  「姐姐,你无论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还是喜欢你的…………」

  小明一边儿小声地说着,一边儿把小玲从棺材里扶起来,又将她横着抱住,抬了出来。小明虽比姐姐小一岁,但和姐姐长的却是一般高矮,抱着小玲的尸体,一点儿也不觉的沉重。

  小明把姐姐运到了自己屋里,轻轻的放在床上。然后就仔仔细细的凝视着尸体。

  小玲这时才死了不到二十个小时,还是栩栩如生的和生前一样,没发生什么变化。

  小明看着姐姐一张俏丽的脸孔,虽然没了生气,但却比以前更加白皙了,衬着一头乌黑光亮的长发,愈发显得清秀娇嫩、委婉动人。看了一会儿,心中不由得慢慢的紧张兴奋了起来。

  「姐姐平时总是一直不许我和她真正的做爱,老说我们还小,还不懂事儿,要等以后再说。如今成了这样,哪里还有什么以后…………」想着想着,便伸出手来,开始将姐姐尸体上的衣服一件件的扒下来。

  正好是夏天,小玲穿得并不多,也没有戴胸罩,被弟弟将一件连衣裙脱下来以后,赤裸裸的尸体上就只剩下一件白色的小三角内裤了。

  小明抬起姐姐双腿,把内裤也拉了下来,这一来,小玲的裸尸便完完整整的展现在弟弟的眼前了。

  小玲的身体刚刚发育不久,纤细苗条正是女孩子一生中最动人的时候,不大不小,一只手刚能盈盈握满的乳房儿尖尖的挺立着。两条修长的大腿轻轻的并在一块儿,娇巧玲珑的香莲玉脚,好似洋瓷的一般,都微微的卷曲着。股沟之间一丝阴毛都没有,小玲还是处女,光光滑滑的阴户挤成一条小缝,最是引人狎思联想。

  小明对姐姐的裸体见了不知多少回了,但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兴奋紧张过,平日里虽然两人经常脱光了衣服,在一起搂抱亲吻,但姐姐总是遮遮挡挡的从不让自己尽兴。

  这时,面对的虽然只是不会动的尸体,但小明心里却「扑通、扑通」

  的不停的打鼓!真比自己和姐姐第一次亲热时,还要激动的多!

  小明咽了几口吐沫,脸上烧得通红,下身的肉棒儿早已崩的硬硬的,这时也不再犹豫了,两下将自己的衣服也脱光,扑上去一把抱住姐姐的尸体,低头便在小玲苍白的嘴唇上亲了下去。

  姐姐那已经开始僵硬的尸体抱起来冷冰冰的,但小明一点儿也不在乎。
  他吸允着姐姐的嘴唇,把自己的舌头硬插进小玲的嘴里,拼命的舔吸着。
  小玲的嘴里有些干燥,舌头虽然还柔软,但已经没有什么弹性。小明也不理会这些,反而觉得和平时大不一样,更加刺激,兴奋。

  他把自己的唾液、口水,全都吐在姐姐嘴里,好让小玲的口中滑润一些。接下来,又把头低下,伸着舌头开始在姐姐的尸体上舔来舔去。双手也不闲着,一只手捏着姐姐的乳房,不住的揉捏,另一只手在姐姐的屁股大腿上掐来拧去的。
  小明想:反正姐姐已经死了,我做什么都不会知道疼了。于是也不再顾及着怜香惜玉,有多大劲儿就使多大劲儿,只把小玲的尸体上下,咬的处处牙印,掐的片片淤血。

  小明把姐姐的全身都舔了个遍,从头到脚,每漏下一点儿地方,连脚指头和肛门,也是再三的抚摸、吸允。小明的唾液也粘粘糊糊的沾满的姐姐的尸体,滑滑腻腻的到处都是。

  经过弟弟的一番搂抱、舔弄,小玲冰冷的尸体这时也渐渐的温暖起来,四肢也不那么僵硬了,但也开始逐渐腐烂起来。

  小明拉开姐姐的双腿,分成个「大」字之型,把阴户明明白白的展露出来。
  低下头来,盯着姐姐得阴唇,仔仔细细的看了个饱,由于小玲平时不让他动自己这个地方,这时更加要玩儿弄个够,只见他先是伸过嘴去,亲吻了一会儿,拿自己的嘴唇在姐姐的那个地方蹭来蹭去,接着,又卷起舌头,插入阴唇之中,上上下下的舔吸个不停。

  小明正在使劲儿的吸允姐姐的阴户,忽然觉得从尸体的那个地方里,流了一些液体出来,正流在自己嘴里。不由得吓了一跳!

  只觉得嘴里有些咸咸的、臊臊的味道,抬起头一看,才发现竟然是小玲的尿液,正从尿道里一点点的流出来。

  原来,小玲死的时候尿水并没有尿尽,都还积压在膀胱里,这时经小明的一番折腾,尸体的肌肉又没了松紧控制,便都顺着尿道流了出来。

  小明心里一荡,忽然猛地张开嘴,趴上去吸了起来,他把嘴贴在姐姐的阴户上,舌头抵在尿道下面,使劲儿得吸允着流出的尿水,一只手还在小玲的小腹上用力的来回挤压个不停。

  尿液在尸体里已经停放了几乎一天半的时间,味道更加的腥臊恶臭,但小明毫不在意,全部咽在肚子里,浑身兴奋紧张的都微微颤抖起来,他把最后一口含在嘴中,抬起头来,一点点儿的喷洒在姐姐全身上下。那本来就被自己舔的粘粘糊糊的尸体,这时又加上一大口的尿液,更是变得湿漉漉的又滑又腻,淫糜的气味儿飘的到处都是。

  小明抚摸着沾满自己唾液和姐姐小便的尸体,觉的肌肤反而更加的柔润滑顺了。摸了一会儿,再也忍耐不住,抓住小玲的双腿,摆好姿势,将自己的肉棒儿顶在姐姐的阴道口上,狠狠的一使劲儿,把尸体的处女膜一下顶破,就连根插了进去。

  小玲的尸体这时已经没什么弹性了,所以虽然是个处女,阴道里却还比较容易插入。这时娇嫩的肉壁把弟弟的阳具紧紧的挟住,小明只觉的一种从未有过的舒畅霎时传遍了自己全身,舒服的不得了。嘴里哼哼着便一下一下的抽插起来,自己的肉棒儿在姐姐的阴道里出出入入,不停摩擦冲刺着,快感一阵阵的传遍全身,又是紧张又是兴奋,早忘了自己奸淫的是一具尸体。

  过不一会儿,终于将自己灼热的精液喷洒在姐姐的子宫里。

  小明闭着眼趴在姐姐的尸体上,把脸贴在那一对儿柔软的乳房之间,享受着自己和姐姐告别处男、处女的第一次高潮。

  小明这时正极度的兴奋,要不了一会儿,那还塞在姐姐尸体里的肉棒,就又坚硬挺立起来。于是抬起身,迫不及待的再次开始了对小玲的奸淫蹂凌。

  这一次,小玲的阴道里充满了弟弟的精液,变得滑溜溜的,抽插之时,更加顺畅流利,小明只觉得比起第一次来,还要舒服过瘾,心里大乐,愈加的使劲儿用力,将姐姐的尸体糟蹋个不停。

  小明在自己姐姐的尸体上尽情的发泄着兽欲,等到累的快要睡着的时候,已经不知享受了多少个高潮,精液将小玲的子宫灌的满满的,当弟弟那缩小了的肉棒儿滑出阴道口的时候,白浊的粘液如同洪水一般,全都奔涌着流了出来。
  小明躺在姐姐身上,喘息着休息了一会儿。见到姐姐的阴道里还在一滴一滴的流着自己的精液,觉得好玩儿。就伸过手去抵在小玲的小腹上,使劲儿的往下一压,没想到这一来,不光将姐姐子宫里残留的精液压的喷了出来,从肛门里「噗」的一声轻响,竟把直肠里的一些粪便也都一起挤了出来。

  原来小玲的肌肉,这时早已没了松紧,肛门的阔约肌经不起腹内的压力,一些残存在大肠内的宿便就都流了出来。小明看到一些黑糊糊的软屎,随着自己的挤压,从姐姐的肛门里不断的钻出来,接着一股腐烂的粪便恶臭,也飘散着充满了整个房间。一阵难以形容的兴奋,霎时间又点燃了他那刚刚满足的欲火。
  小明闻着一屋子的屎尿臭气越来越浓,虽然让人恶心,但心里反而激动的再也难以平静,莫名其妙的欲望使他盯着那一堆堆的粪便,目光再也难以离开。小明把头伸到姐姐的股间,大口大口的吸气,使劲儿的闻着那一股股的恶臭,把脸贴在姐姐的肛门上,不住的摩擦,弄得满脸都是粘粘糊糊的大便。一根刚刚萎缩的肉棒,这时又坚廷的如同石头一样了。

  小明由颤抖的双手,把姐姐胯下的污物,全都捧在一起,有自己的精液,有姐姐的尿液,更多的则是刚刚挤来出的那一大堆黑色的屎溺。他回过身来,把这满手的屎尿,都倒在了小玲的胸口上。

  小明在姐姐的乳房上,轻轻的涂抹着。把两个柔软白皙的肉团儿抹的沾满了粪便屎溺,几乎让人窒息的腐臭味道不住的散发出来。

  小明光用双手颇觉不够,又低下头来,用自己的脸颊在姐姐的胸前不断揉蹭抚摸,将污物染的满脸都是。

  接着,又一口把小玲的左乳死死咬住,拼命的舔吸着。粘稠的粪便和尿水都被他吸在嘴里,混合着自己的吐沫,一口口的咽下去。虽然满嘴满脸的臭气逼人,但小明反而更加兴奋激动,紧张得浑身颤抖。

  小明把姐姐的乳头含在嘴里,吸允舔弄着。心想平时自己稍微力气用的大些,姐姐就不住的叫疼,这时反正再也不会疼了,不如趁机玩儿个痛快。

  于是嘴里手上使劲儿,连掐带咬的,把小玲的一对儿娇嫩的乳房揉搓的几乎没有一点完整形状,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牙印儿。

  这小明闻着臭气熏天的屎尿气息,含着姐姐柔软滑腻的乳尖儿,心里一荡,忽然有一股奇妙的冲动,想要把嘴里的乳头儿咬下来尝尝味道,欲望无比强烈,再也压制不住。心想姐姐已经死了,也不会有什么感觉了。

  于是一狠心,张嘴猛地一口下去,将小玲左乳的乳尖儿咬了下来!

  尸体的血液早已凝固了,这时当然不会流出来。只见小玲那娇巧的酥胸上,一边儿的乳房已经没了乳头,深红的皮肉微微的翻在外面,趁着身上满是咖啡色的物污,更显得鲜艳夺目。

  小明把咬下的半片儿乳房,含在嘴里,用舌头摩擦舔弄着,一股尸体特有的腥臭,粘的满嘴都是。虽然一股恶心的气息,让小明差点儿没有呕吐出来,但他却更加紧张激动了,胯下的肉棒儿抽搐着几乎就要射精了一般,不停的抖动。小明轻轻的咀嚼着姐姐的乳头儿,享受着腐肉的味道,一点点的都咽了下去。
  他低下头来,看见小玲的乳房上破了一个洞,颜色红红的,和下身的阴唇到是很像,都是一般的鲜艳娇嫩,心里一阵激动,又有了主意。

  小明起身坐在姐姐肚子上,握着自己的肉棒儿,用龟头在乳房的伤口上轻轻的蹭来蹭去,软绵绵的嫩肉摩擦着好不舒服。小明享受了一会儿,廷起腰来,拿着肉棒对准了姐姐乳房上的伤口,一使劲儿便插了进去。

  小明的肉棒儿将姐姐的肋骨撞开,深深的捅在了胸腔里,龟头正好顶在小玲的心脏上。

  肉棒儿被姐姐的乳房和肌肉紧紧的挤着,包在滑腻的血肉之中。小明觉得触感和普遍的皮肤大不一样,心脏虽然不再跳动,但鼓鼓的顶着自己的龟头,舒服极了。

  小明兴奋的开始用力抽插起来,每一次,都是深深的把肉棒整根儿的塞入姐姐的乳房里,一直捅到心脏上。

  随着凶猛的抽插冲刺,小玲胸腔里的粘液和稠糊糊的血液,都从乳房的伤口中溢了出来,洒的两人一身都是,腐烂腥臭的气味儿愈加浓烈了。

  经过一阵猛烈的冲刺,小明终于将滚烫的精液喷到了姐姐的心脏之上。
  小明把肉棒儿从姐姐身上抽出来,只见小玲的左乳这时已经被蹂凌的早没了一点儿乳房的形状。深红色的乳肉,染着粘稠的血水和粪便,全都翻在外面,一个深深的洞口,直达胸腔内部,肋骨和肺叶也隐约可见。尸体内部这时已经开始溃烂,腥臭的腐肉味儿和刺鼻的屎尿味儿混合在一起,阵阵冲来,令人作呕。
  可小明毫不在乎,对姐姐的身体从来就没有过一丝的厌恶,这时能够任由自己随意摆布,更是加倍的喜爱。闻着屋子里的恶臭,虽然生理上自然的有恶心和呕吐感,但他一点儿也不放在心上。

  小明趴下来,把脸埋在姐姐的乳房上,用嘴细细的亲吻着撕裂的伤口,将舌头也伸在里面不停的搅动吸允。把自己的精液和腐烂的血水,全都舔在嘴里,大口大口的咽下。

  小明兴犹未足,只想更多的得到姐姐的肉体。他抬起头来,见到自己桌子上放着一把剪刀,于是起身坐好,伸手拿过来。

  他把剪刀攥紧,对准小玲的肚脐眼儿,一使劲儿,深深的插了进去。小明拿着剪刀,在姐姐的小腹上横竖个划了两条长长口子,形成一个「十」

  字。接着丢掉剪刀,伸手把划开的伤口拉开。

  小玲的肠子「忽啦」一下,都从腹腔内涌了出来,大肠、小肠,全都盘绕着流在弟弟的床上,没有了鲜血,内脏都是紫红色的,和这些略微发黄的肠子,粘粘糊糊的溺在一起。

  小肠、大肠里的食物残渣和粪便,都已经腐烂在腹腔里了,腥臊恶臭的味道霎时又把屋子里灌的满满的。

  小明看着姐姐被刨开的尸体,心里一阵兴奋冲动,把肉棒儿又猛地捅在小玲的小腹里,塞在肠子和各种器官之间,感受着内脏的饱满滑腻。

  但同时,胃里也不停的抽搐,终于忍耐不住胸口一阵恶心,胃液和食物都翻腾的涌了上来。

  小明知道自己快不行了,连忙弯腰爬在姐姐身上,一口亲在小玲的嘴上,把舌头也伸过去,顶开她的喉咙。就在这时,自己胃里的东西全都冲了上来,一下子都呕吐在姐姐的嘴里。

  未消化的食物残渣和酸臭胃液,都嘴对嘴的吐在了姐姐的口中。有的顺着食道流到了尸体的胃里,有的从两人的嘴角和鼻孔中喷了出来,又在空气中加入了一股呕吐物的酸臭气息。

  经过这番刺激,小明的肉棒儿在尸体的腹腔里再一次得到了高潮。浓浓精液都洒在了姐姐的肠子上。

  小明静静的趴在姐姐身上,享受着高潮的快感。一阵疲倦袭来,终于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小明睡了一会儿,当醒过来时,只见自己身子底下正压着姐姐的尸体,一根肉棒儿,也还插在姐姐那被刨开的腹腔里,和粘粘糊糊的肠子缠绕在一起,姐姐的嘴半张着,里面灌满了自己呕吐的污物,还在顺着嘴角不停的流出来。浑身上下都是口水和尿水的粘液,酥胸上更是沾满了粪便,一只乳房已经被自己挖开,深深的捅出一个洞口,血肉都翻了出来,上面还粘着自己的精液。

  小明起身坐好,看着姐姐被自己糟蹋的不成样子的尸体。心里的欲念慢慢的消退,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说不出来的空虚和难受。

  平时和小玲亲热之后,却从来没有过这样。那时姐姐总是轻柔的把自己抱在怀里,两个人会一直说说笑笑的温存好长时间。

  想着那时的姐姐,温婉柔顺,对自己照顾的无微不至。心里知道,从此在也不可能和姐姐像以前那样的相互爱抚嬉戏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小明叹了口气,下定了决心,要和姐姐永远都在一起…………

  小明去拿了一盆清水,又用干净的毛巾把自己和姐姐身上的污垢都洗了一便。
  将流出来的大肠、小肠,都收拾回小玲的肚子里,再用胶带把姐姐的小腹粘好。

  被挤压的不成形状了的乳房,虽然无法复原,小明也轻轻的用纱布包扎好。姐姐嘴里的呕吐物和污垢,也一点儿一点儿的用嘴吸出来,又酸又臭的粘液,满嘴里都是,但小明毫不在乎,都咽在自己肚子里,接着又拿来牙刷,给姐姐和自己漱了口、洗了脸。

  小明把赤裸的姐姐抱起来,重新放回了棺材里,接着自己也趴在姐姐身上,把肉棒儿用正常的体位插在姐姐的阴道里,慢慢的开始最后一次抽插,他用舌头轻轻的舔着小玲的脸颊,有一股咸咸的味道,小明知道那是自己的泪水正流在姐姐的脸上。

  在高潮中,小明把精液最后一次射在了姐姐的子宫里。他一动不动,静静的趴在尸体上,让肉棒儿继续塞在小玲的阴道里。

  接着,小明紧紧的抱住姐姐,在她的樱唇上亲吻着,把自己的舌头也伸在里面,仔仔细细的舔吸着。然后,下颚微微的一用力,牙齿猛地并拢,一下把自己的舌头咬了下来!

  咬断的舌尖儿和喷出鲜血都一起流入了姐姐的嘴里。小明也不再活动,就这么心满意足和姐姐拥吻着躺在一起。

  「……姐姐……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随着血液的不断流出,小明的意识渐渐模糊起来,却呻吟着将小玲抱的更紧了。

  朦朦胧胧中,小明好像觉得姐姐也伸出手来,把自己又一次轻轻的搂在怀里,温柔的抚摸着。

  眼前似乎迷茫着一片白色的光雾,小明看见姐姐就站在前面,这时正冲着自己招手,姐姐还是那么的美丽,还是一样的微笑着。正是那亲切笑容,一点儿也没有改变,还是那样动人,还是那样娇媚,让自己可以生死相随的姐姐那甜甜的微笑…………

  ……

  附录:验尸报告

  ……中国人民检察院法医鉴定书……

  兹xx年xx月xx日对赵晓明(男,汉族,十四岁)及赵晓玲(女,汉族,十五
岁)之进行死亡鉴定如下:

  赵晓明与赵晓玲系直系姐弟亲属关系,两人尸体于自己家办灵堂中由亲属发现并交付当地派出所处理。经鉴定赵晓明死亡时间已有29小时,赵晓玲死亡时间已有52小时。赵晓玲尸体有多处伤痕,腹腔破损,左乳撕裂,并无血液流失,推断为死后由赵晓明所为。两人均为自杀身亡,赵晓玲系安眠药服食过量致死,赵晓明系舌部动脉破裂,流血过多致死。两具尸体发现时,成性交状态,互相搂抱,赵晓明阴茎保持勃起状态(原因不明)

  插入赵晓玲阴道之中,因尸体已经腐烂僵硬,故无法将两人尸体分离。
  已经送火葬场一同火化处理。

  ……xx年xx月xx日……

              【全文完】
上一篇:【最后的守护者】(1-10) 下一篇:【男同】【游泳教练狂操我】(游泳教练的故事)(被两个山东教练狂干)
热门小说
本周热播视频
友情链接

本網站已依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如果有部分视频尺度较大,請先確定您已年滿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如果相關視頻侵犯到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 Copyright©www.tra6.com 国产自拍|亚洲av|狠狠射国产影院|AV天堂网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