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小说  »  《犬道》番外篇(人妻雅子)

《犬道》番外篇(人妻雅子)

来源:人气:加载中

《犬道》番外篇(人妻雅子) 时间:2017-08-18  来源:www.sex91.net


 首发:风月大陆
 2009/08/18重发于:春满四合院
 

★★★★★★★★★★★★★★★★★★★★★★★★★★★★★★★★★★★   这是一篇旧文,当年是为了帅呆兄的美女犬接龙所作。当初定名是《美女犬 候群之牝奴隶雅子》,后经魔魔修改, 列入《犬道》系列。
 
  本文改编自——【成人书画】,日系风格,内文偏重,请不适者勿阅。本文 欢迎转贴。
 投票联结
   另外,应aha_223的建议,在【笑谈风月】开了一个投票所,请看过《犬道
 (女友敏敏篇)》的读者,移驾投个票。
 ★★★★★★★★★★★★★★★★★★★★★★★★★★★★★★★★★★★ 
               小节(1)
 
  明媚的阳光俯照大地,无私地照曜着繁华的都市,刺目的金光让人感觉不出 这是个旭日初升的早晨。
 
  「老公,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等你回来喔!小心走好。」
 
  二十五岁的雅子,她与一般的主妇一样,一早便为丈夫田崎准备早餐,用她 温和的笑脸迎送丈夫离开之后,便开始整理家务。
 
  对左右邻居而言,这是一对温馨的小两口。
 
  认识雅子的人都知道,她是位贤慧的好妻子,自小师长都评其温纯有礼,东 大毕业的她,在学业上也是没得说的。
 
  雅子是田崎才新婚三个月的美丽妻子,有双清纯秀丽的可爱眼眸,恬雅小巧 的容貌、滑腻胜雪的肌肤,性情温柔恬静,对老公体贴柔顺,在学生时代就是男 同学的梦中情人。
 
  若要简单述说雅子的生活概况,那就是小门小户,奉公守法,夫妻和睦;丈 夫事业有成,妻子持家守礼。
 
  田崎比雅子大六岁,目前在一家中大型的公司上班,当初在学校田崎就知道 有这么一位美丽的学妹,只是不敢去追求而已。
 
  到了社会以后,田崎在公司认识了雅子,于是田崎展开了追求攻势,虽然同 时的追求者数量可以坐满整间办公室,但最终还是田崎打动了美人芳心。 
  田崎这人有处女情结,因此他特别花钱托人去调查雅子,在他所掌握的记录 里,雅子在学生时代从没恋爱的经验,到了社会后虽不乏有追求者,但因女方很 矜持,让追求者连握手的机会都没有,更提是性关系了,这个情报终于在新婚之 夜证明了她仍是处女,田崎非常骄傲的,认为自己是她第一个男人。
 
  当然像这样温柔内的妻子在房第间的性事,就显得矜持而放不开了,新婚之 夜的那晚田崎可是费了很大的劲,在做爱做的事时,她闭着眼紧张的直冒冷汗, 害羞的表情让人印象深刻,这样子的问题就是美丽的私密花径因为紧张,而迟迟 得不到淫水滋润,干燥得让田崎的肉棒无法进入。
 
  田崎费了许久的劲,终于突破了柔嫩的肉色花园,成为雅子第一个男人,虽 然妻子这么的保守,但田崎一点也没有不高兴,他宁愿办事时麻烦一点,也比娶 到一个淫娃荡妇要好。
 
  田崎的几个同事都很知道,他老婆是个温柔贤淑的美人,加上结婚以来他们 俩口的感情不错,从未有听过吵架的事,因此同事们莫不羡慕他们夫妇的生活。 
  田崎进了办公室,便打开计算机:「嗯,有人寄了一封电子信来,喔!是美 美啊!」
 
  美美,全名是松下美美,她是田崎的亲妹妹,目前还在念初中。
 
  这是一封祝贺田崎生日的贺卡,田崎看了之后不禁微笑道:「真是我的好妹 妹,还记得今天是老哥的生日,呵呵!」
 
  「看什么?这么高兴啊?」
 
  问话的人叫山田和也,人称大胖山,他与田崎的爱妻雅子在学生时代就是同 学,出了学校后辗转来到这里,跟田崎是同一公司的同事。
 
  大胖山不怀好意地笑道:「田崎,今天下班后,我跟大伙要替你庆生呢!你 可得要来啊!」
 
  今天的确是田崎的生日,为此他已经与爱妻约好一起渡过这个特别的日子, 因此他很想拒绝山田的邀请,不过他这人一向是优柔寡断的,虽然心中想要拒绝 但却不知道要怎么表达。就这样在半推半就之下,竟被山田给硬架着去了。 

               小节(2)
 
  傍晚田崎从公司出来,来到跟『大胖山』约好的包厢,但是里面却一个人也 没有,真的是很奇怪,明明就是约在这里见面啊!而他心中也正挂念着在家的妻 子。虽然他已经拨了几通手机回家,但却都没有人接,这让他有点不安。 
  等了一会儿,也不见人来,他干脆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打算若再等一下还是 没有人,那么他便要回去了。
 
  忽然他看到放在茶几上的一本小本子,无聊之下他拿起来看看,原来这是一 本日记本,署名是雅子,这不正是自己爱妻的名字吗?他虽疑惑却也好奇地打开 来看,这下让他意外地发现,温柔贤淑的雅子在私底下有着另一种不同的生活。 
  日记的开头写着:
 
  我——「雅子」,在丈夫面前是一位平凡的妻子,但在他所不知的地方,却 是一只下贱的淫虐牝奴隶。
 
  大约是半年前,那一天对我而言是个恶梦,我在那天认识了我的邻居,和子 小姐和杉野先生,他们夫妇俩也就是从那一天起,开始了我这只低贱牝奴隶的悲 哀命运。
 
  半年前的那一天,我原本想要外出买点东西,于是去地下车库,想开车出来 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一位女子,她就是和子小姐。我当时吓坏了,赶紧下车察看, 她的丈夫杉野先生也在这时赶来,将受伤的和子小姐送医。
 
  幸好她没什么大碍,不过愤怒的杉野先生是很可怕的,虽然我向他们道歉, 但仍然不能得到原谅。
 
  事后我亲自到他们家,恳求原谅,那天夜里我独自一人来到杉野先生家。 
  「哼!故意开车撞人,妳说我会原谅妳吗?」杉野先生愤怒道。
 
  听到这样的话,我感到困惑:「我当时的确是没看清楚。但不能说这是故意 的。我表示抱歉,但也不该责难我,当时是你们突然跑到车道上,所以才会发生 那个车祸。」
 
  「说这些!我看妳根本就没有道歉的诚意。」杉野先生阴着脸道。
 
  「那不然我赔你们医药费吧!」
 
  「这种事情不是用钱就可以解决的!」杉野先生沉着脸道:「想用钱来堵住 别人的嘴巴是行不通的,我看这样!让我用刀子在妳漂亮的脸蛋上画两刀,也就 抵了如何?」
 
  「这……」雅子看到杉野亮出手上的短刀,也不禁犹豫起来。
 
  「妳做错了事却没有道歉的诚意,还想用钱来打发人,这真是太污辱人了, 若是妳能真心忏悔,我就原谅妳,不然我就划妳两刀。妳明白了就脱光衣服向我 道歉,同时为表示妳诚心的歉意,妳要说,请尽情地用相机拍我的裸体照吧!」 
  「怎么可以拿这种事情要我说这种话……」雅子想拒绝,但看到杉野手上的 短刀,又急忙改口说:「你认为我的态度不好,我愿意道歉,但不要叫我脱光衣 服。」
 
  可是,杉野用短刀架着雅子的脸说:「撞了我的女人,一句道歉话就能算了 吗?妳自己不脱,我帮你脱!」说完就用短刀插入衣领,「哗」地一下就割破上 衣的领边。
 
  「啊!我知道了……我会脱……请你不要用暴力……」雅子的嘴唇颤抖,害 怕地脱下被割破的上衣。
 
  杉野的脸涨成红色的,额上青筋冒起,雅子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不是精神失常 了,若随便反抗他,天知道他不会做出什么事疯狂的事。『只有顺着他,然后快 一点让他满意,待安全离开这里以后再说……』雅子心中如此决定后,便战战兢 兢地站起身来,背对着杉野脱下裙子,然后再拉下肩带。
 
  当雅子脱去她粉红色的三角裤及胸罩时,只要稍有迟疑,杉野就用短刀的刀 背,在她如象牙色般光滑的后背上轻拍催促。此情此景,虽然对一个女人来说是 很羞耻的,但当恐惧感压过羞耻心时,再羞耻的事情也得屈服下来。
 
  雅子脱成一丝不挂的裸体然后跪下来,为自己无心的过失道歉。
 
  「除了道歉外,妳应该还要说些什么吧?如果没说清楚,妳光滑的后背就要 多出几道鲜血划过的痕迹啰!」为了威吓她,杉野用短刀的尖端在后背上轻轻划 过。
 
  短刀冰凉的感觉,让雅子的脸色吓得苍白,嘴唇颤抖着说出悲哀的话:「为 表示我诚心的歉意……今天请尽情的用相机拍我的裸体照吧!」
 
  此时是春末夏初的时节,但夜里还是有点冷,不过对于在照相机镜头前暴露 身体的雅子,却因为强烈的羞耻感,使得她非但不感到寒冷,加上受到凶刀的恐 吓,她连羞耻的下体也不能遮掩,而且还被迫得右手放在脑后;左手摆在后臀上 的裸体姿势。
 
  在杉野的命令下,将她美丽气质的脸庞正对着镜头,或许是因为羞耻心的关 系,她的脸颊羞红了一片,忸怩的瞳孔斜视两侧,不敢正视着镜头,但这个样子 却又显出她另一股惹人爱怜的羞样。
 
  二十八岁的均匀裸体,显出成熟女人的魅力,乳房很丰润的向上隆起,柔细 的纤腰更突显了臀部的丰满。在嫩白色大腿根上的耻毛虽少却整齐地顺成个儿, 黑色三角森林,并没有掩住浅红色的肉缝,反而让那粉红色的肉缝若隐若现,构 成神秘诱人的美景,这样典雅的耻毛与她贤淑的气质倒是挺相配的。
 
  「喀喳!喀喳!喀喳!」镜头快闪几下,已连拍了数十张。
 
  「耻毛虽然很有气质,但看起来仍是碍眼,还是剃光以后再拍吧!」杉野阴 笑道。
 
  看到杉野把照相机放在茶几上,从房间里拿出刮胡刀和润滑膏,雅子美丽的 脸上出现惊惶与屈辱混杂的表情,「已经拍过这样难为情的照片就够了吧,求求 你,饶了我吧!」雅子哀求道。
 
  「这样嘛……」杉野迟疑道:「那么我就不拍照了,不过我要摄影。」 
  「不要!求求你,放过我吧……」
 
  「可恶!妳不要太嚣张了,做了这样的事,还想能当个没事人吗?」愤怒中 的杉野扳开雅子的双腿,用手粗暴地扯下一撮耻毛。
 
  「啊……不要!请你不要用暴力。」杉野凶暴的模样让雅子瞧着感到恐惧, 但她的哀求却换来杉野又一次的折磨。「呜……饶了我吧……」雅子的悲叫声与 泪水,使杉野的嗜虐僻好转换成一阵的快感。
 
  杉野拿起短刀在雅子面前晃动着,雅子露出恐惧的神情,发出颤栗的声音: 「求求你……不要杀我……」
 
  「不想死就照我的话做!」杉野淫笑道。
 
  在日记的尾端写着:「最后我屈服于杉野先生的手段,成为他们夫妇的牝奴 隶,并被迫立下了侍奉誓言。
 

               小节(3)
 
  田崎越看越惊慌,忽然包厢里的电视墙打了开来,电视上的影片内容是这样 子的(以下用雅子第一人称):我被脱光了衣物,然后被迫分开双腿,在镜头下 露出自己的私处,并对着镜头说出预先要我讲的台词。
 
  想到自己要面对着镜头,做这种丢脸的动作还要说这种话,就感到相当的羞 耻,但是那把刀子却在一旁虎视眈眈的,虽然心里十分的不愿意,但还是照着他 的要求做了。
 
  「我……雅子……发誓成为杉野主人……的低贱家畜牝奴隶……」我照着指 示,将手指伸入我的私处里,对着镜头一边手淫,一边讲出台词:「看……我是 个……嗯~~淫乱的女人……啊~~」
 
  杉野主人脱下他的裤子,要求我替他口交,事情演变到这种地步,对于已拍 了很多羞耻的影带和照片的我而言,已经无法再回头了。我的心脏「噗通噗通」 的跳动着,可能是因为这样子的屈辱感,让我的身体不禁颤抖。
 
  杉野主人似乎有种天生的魔力,虽然我明知道这是不好的,虽然我非常不愿 意这样子做,但在他的命令下,我还是屈从了。
 
  面对着无理的要求,我的脑袋一片空白,而身体竟然自然地执行命令,怎么 会这样呢?我无法违背杉野主人的命令,只能以哭泣的泪水与啜泣声来表达我的 不满和不甘。最后我一边替杉野主人吹喇叭,一边手淫,在闪光灯与摄影镜头下 喷泄出大量的淫水。
 
  摄影机就拍到此,电视墙的屏幕唰地关闭起来。
 
  田崎看完影片后,双手抱头,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对于他这样子一个老 实的上班族而言,彷佛是遭受到天雷般的打击。他慌乱了手脚,不知怎么是好。 
  良久,他拾起那本日记本,又翻了翻,看看后头还写了些什么。他随手翻了 一页,内容如下:
 
  今天早上与往常一样,我送走了丈夫之后,敏捷地办完日常的工作,如扫除 和洗衣等。我做着普通主妇的工作一边做事,一边想着待会家事全部结束的话, 就要面对残酷的调教了。
 
  待会和子与杉野夫妇俩,又会如何折磨自己呢?今天他们又要用什么淫虐的 调教手法呢?沉重的心情,让我紧锁着眉头,迎接即将到来的悲哀命运,一想到 此我就不能压制泪水。
 
  我擦着眼泪,拼命压抑着沉重的心情,准备面对作为牝奴隶的命运。
 
     ***    ***    ***    ***
 
  雅子今天的装扮是按照上次杉野交代的样式,在他细嫩的脖颈上套着深红色 的狗用项圈,项圈上扣着锁链,在项圈外绑了一个纯白的蝴蝶结。丰满的双乳被 白色的丝巾轻包起来,这样子让她粉红色的乳头明显地突出来,下身是穿着一条 粉红色的超薄短裙,在走路时连大腿根都能清楚看见。
 
  雅子跪在正门前,头低低的,两手交叉摆在背后,静静等待两人的光临。 
  门外传来了两个人的脚步声,雅子知道他们来了。
 
  如同平日那样,他俩夫妇旁若无人般地打开了大门(门并未上锁),就像是 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一样。
 
  雅子整理了装束,低着脸大声地背诵出作为一只牝奴隶的问候语:「您好! 今天也请严厉的调教低贱的家畜牝奴隶——【雅子】。」
 
  在说完了牝奴隶的问候语之后,仍低着头望着他俩的脚。杉野穿着一双黑色 皮鞋,和子穿着黑色的高跟鞋,在之后还有一双鞋子,看来对方是有三个人。 
  「哎呀~~这可是那个朴素雅致的雅子小姐吗?怎么会变成这种淫乱的牝狗 呢?真令我吃惊呀!」
 
  这个声音让雅子感到很耳熟,她不由得抬起了脸。站在大门口的是杉野夫妇 与另一名肥胖男子,这名肥胖男子就是在学生时代就一直很缠着雅子的「山田和 也」,人称大胖山。
 
  『怎么会是他?是那个令人做恶的山田!在学生时代就一直追求我,令人讨 厌的家伙。』雅子心中想着,不禁脸上露出嫌恶的表情。
 
  「喂,你为何会在这里?」
 
  「妳在跟谁说话啊?看起来就是一只没有教育好的牝狗!妳是不是没有受到 足够惩罚啊?」杉野不悦地说道。
 
  和子一手抓住惊惶失措的雅子的长发,另一手扯下白色的丝巾,用力捏着雅 子成熟的乳房,斥责道:「妳那是什么态度啊?」
 
  「没……没有……抱歉……不敢了!」
 
  和子把作为牝奴隶的雅子残忍地拖入客厅,在一旁观看的杉野道:「女人虐 待同性,真是不留情啊!」
 
  和子让雅子躺在客厅地上,把露出的双乳当作脚垫踩住,「啊……不要了, 饶了我吧!」雅子雪白的肉体不停地颤抖,痛苦的表情让和子很是满意:「这只 牝狗真是什么时候也不行啊!今天得给足够的训练才行!」和子笑道。
 
  那样说着,和子一边拉着雅子项圈上的锁链,一边牵着往客厅的方向走去。 雅子被牵着在地上爬行,按照平日的训练,她左右摇摆着雪白的屁股,匍匐地爬 向客厅……
 
  田崎看到这里,气得把日记本给摔出去,他猛地一想到山田,莫非这一切都 是他设计好的,要陷害自己。
 
  门外脚步声传来,一个肥胖的男子推门而入。
 
  山田和也笑道:「我们的寿星怎么早就到啦?」
 
  田崎气得手指山田道:「你……你把雅子怎么了?」
 
  「呵呵~~别发那么大火,忒伤身子了,我可是来给你祝寿的,这礼物你看 再说吧!」山田拿起摇控器打开了电视墙:「呵呵,来看场好戏吧!」
 
  画面上是在一间小套房里,「叮叮当当」的铁链声响起,和子拉着铁链,牵 着一个赤裸裸的女子爬了进来,在地上爬的正是雅子。
 
  和子一扯链子,雅子便抬起身来,两手夹紧,半蹲着姿势,两条雪白的大腿 张的开开的,下体的耻毛已是全被剃干净了,粉色的小肉沟是一览无遗。她羞红 的脸颊,紧咬着嘴唇,屈辱的眼神望着地面不敢正视着田崎。
 
  和子用高跟鞋用力一踹雅子的私处,怒道:「贱狗!又忘了作为一只牝奴隶 的问候语吗?」
 
  雅子勉强着爬起身来,她哀凄道:「我……雅子……是……杉野主人……的 低贱家畜牝奴隶,今天……也请严厉的调教低贱的牝奴隶雅子吧!」
 
  和子让雅子四肢着地,然后她坐在雅子赤裸的背上,一手牵着链子,一手抚 摸着雅子的头发,像是在摸狗般。
 
  田崎一股心火上冲,早按捺不住,要冲了过去,但却被身形比他大多的大胖 山给拦住。
 
  「山田!是你吧?这都是你在搞的鬼!」田崎怒道。
 
  大胖山架着田崎,一拳挥了过去,田崎挨了一拳,抱着肚子趴在沙发上,山 田斥道:「你急什么?先看看杉野办的事情如何了。」
 
  山田拿着摇控器按了几下,画面又转换了。画面上是一个公园,那是衫野, 他身旁还有一个女生,穿着学生制服,仔细一看是位年约十四、五岁的初中女学 生。
 
  杉野对着她说:「对主人是什么态度吗?别忘了妳先前已经承认妳是我饲养 的母狗了!」
 
  「是……主人!」她娇小的声音非常轻细。
 
  「妳对着镜头把该说的话给说一遍。」
 
  女学生缓缓地抬起头来,田崎一见不禁叫道:「美美!」
 
  美美自然地解下衣服的钮扣,露出雪白的身体,青涩的嫩乳,微微地隆起, 稀疏杂乱的耻毛遮蔽了女性的私处。
 
  她不知从哪拿来的蓝色项圈,给自个儿扣上了细颈,然后蹲坐在地上,头仰 起瞧着杉野。
 
  美美望着镜头,微皱着眉,羞红了脸道:「哥哥……美美,现在是杉野主人 饲养的母狗。」
 
  「是不是妳自愿成为母狗的呀?」杉野笑道。
 
  「是的!主人,是美美……自愿成为主人饲养的母狗……」
 
  「嘿嘿!很好,你们应该也听到这只母狗自己说过的话了。」
 
  杉野用力拍打一下美美白嫩的屁股,「啪!」地发出清脆的声响:「去吧! 母狗,让大家享受一下。」
 
  只见美美的四周不知何时冒出了许多的流浪汉,美美闻言四肢着地如狗般奔 到一名流浪汉胯下,褪去他的裤子,然后一口接着一口吞含着那丑恶的肉棒。 
  众流浪汉已经不知多久没有洗澡了,那满身的恶臭令人难忍,但美美却甘之 若饴,帮着每个人轮流口交,其它没轮到的人忍耐不住,竟抓起美美的奶子又咬 又吸的,有的人将手插入美美的肉穴里,有的干脆直接把后庭花当前庭用,不过 美美似乎没有肛交过,那个汉子几次试戳都滑了出去,无法直入菊穴。
 
  画面突然转成杉野,他道:「这只母狗已经训练得差不多了,我打算再给她 训练几天,就要把她卖给人口贩子呢!」
 
  田崎看到这里,已是急火攻心,一个干咳竟吐出血来,脑里一阵晕眩就倒在 地上。在他半昏半醒之间,彷佛是看到了两条赤裸裸的女犬被大胖山给牵着走出 包厢,大胖山离去时还不停地捏着雅子的奶子。
 
  田崎气若游丝地喃喃道:「不……不可以……」他猛地一咳又喷出一口血, 然后闭上眼去,不知是生是死。
 
                【完】
 
[ 本帖最后由 曾经上当 于  编辑 ]
上一篇:【婚礼后的偷情】 下一篇:【偷汉子的快感】
热门小说
本周热播视频
友情链接

本網站已依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如果有部分视频尺度较大,請先確定您已年滿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如果相關視頻侵犯到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 Copyright©www.tra6.com 国产自拍|亚洲av|狠狠射国产影院|AV天堂网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