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伦小说  »  【生为同室亲】(01,06-07)作者:ksat

【生为同室亲】(01,06-07)作者:ksat

来源:人气:加载中

【生为同室亲】(01,06-07)作者:ksat 时间:2017-08-18  来源:互联网
 字数:6667
 

                (1)
 
  「吟,舒服么?」
 
  我舔着女人下体问道。
 
  这个女人是我的老婆,但我是一个下面什么都没有的男人,我没有资格给她 带来作为女人的快乐,所以我没有资格叫她老婆,我能做的只有给她找她最爱的 男人,让她享受作为一个女人的快乐,在她享受到作为女人的快乐后,为她清洁 她的身体。
 
  曾经我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有一根傲人的大鸟,但是为了她,我宁愿自己 失去作为男人的尊严,虽然那本就是什么无用之物,只要她能够快乐,我就不后 悔。
 
  这是我的一生,我的宿命,对于你们来说,这是我的故事。
 
  从哪开始说呢?我和吟还有军的童年么?不,那太远了,应该从那场改变我 人生的祸事开始吧!我和吟还有军,我们是一同长大的,青梅竹马。
 
  军爱动,从小各种运动样样精通。
 
  我好静,读书从来都是第一,但却是个运动白痴,如果没有军,我只会被人 欺负。
 
  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握起拳头打架就是为了我的小公主吟,虽然最后被打 得很惨,虽然最后是因为军的及时到来,才让我只是断了三根肋骨,而不至于丧 命,但是我还是要保护她。
 
  我们三个就像是铁三角,走过了童年,无忧无虑的日子,直到那场灾祸降临, 改变我的命运。
 
  「亮,你醒了?」
 
  吟站在我的病床边,我已经记不起发生了什么。
 
  「你小子终于醒了,你再不醒,我就要去揍那些庸医了。你知道么,吟都快 急疯了,这五天来,一直是吟衣不解带的守着你、陪着你,连我这个做兄弟的都 自愧不如。」
 
  看到军也在,我已经不在乎发生了什么事,自从15岁父母车祸去世后,他 们两个人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依靠了,只要他们没事,我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没事,这不是醒了么?吟,这五天辛苦你了,我……」
 
  原本打算问他们,我到底是怎么了,但是看着他们眼中的泪光,似乎在对我 隐瞒着什么,这时候也问不出什么吧!「这不都醒了么,怎么都是哭的表情?吟, 我醒了,没事了,你快去休息吧,这几天累坏了吧?」
 
  「亮,我没关係,我陪着你。你醒了,身子还是弱呢,我得照顾你。」 
  虽然吟的声音在刻意地保持平静,但听得出来,一定出了大事了,我想着。 
  「吟,没事,照顾我的事,有军呢!你在这有些事也不方便做,先回去休息 吧!」
 
  虽然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但是我自己的身体,我还是知道的,我的下半身动 不了了,连脚趾头都动不了,一定是嵴椎受伤了吧?我猜想着,吟婆娑的泪眼让 我不忍心去问。
 
  「是呀,吟,亮也醒了,你也该放心了,快回去休息一下吧,别累坏了,有 我在呢!」
 
  军毕竟和我是多年的兄弟,知道我想要单独找他谈谈我的伤势,谈谈这发生 的一切,但是吟在这,有些事还是不方便说。
 
  「你?要不是……」
 
  吟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终究没有说出来:「好,我回去休息。军,亮交给 你了,我不想他养伤的时候不开心,你好好照顾他。」
 
  「吟,安心啦,军和我这么多年兄弟,我现在这样他能不好好照顾我?」 
  我笑着对她说。
 
  虽然刚醒,身上伤痛也让我痛得受不了,但是我不想吟看到,她已经很疲惫 了,黑眼圈取代了往日精緻的妆容,满是皱褶的衣服上还残留着污渍,这在以前 是绝不会发生在我的小公主身上。
 
  随着关门声,吟走出了病房,这一刻,我不再需要伪装,笑容在我的脸上僵 硬,然后扭曲,再多一秒我也撑不下去了吧!却是吓坏了军,赶快叫来了医生。 
  「哎呀,你可算醒了,感觉很痛是么?能忍受么?」
 
  医生问着,言语中透露些不安,怕是我在病床上那会,军没少找他麻烦吧! 
  「什么能不能忍,你不是医生么?我兄弟都这样了,你还不快给他看看。」 
  军在一旁着急,若不是怕我伤神,他怕是要揍那医生了。
 
  「是这样的,他现在这种情况止痛只能靠止痛药,但是他伤的是嵴椎,用药 对神经伤害太大,不利于恢复,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我不能给他用。」
 
  医生已经习惯了军的质问,废话也不多说。
 
  但我的心却沉到了谷底,果然伤的是嵴椎,难怪吟的表情不对,搞不好我这 一辈子都要待在床上了吧!「医生,我知道了,我能忍。」
 
  我不能一辈子待在床上,我要站起来,我要忍。
 
  「真的没事吗?」
 
  军在一旁着急:「医生你就一点办法没有吗?你怎么做医生的啊,病人都这 样了,你居然只是叫他忍。」
 
  「军,医生也是人,不是神。我能忍,我要康复,我不能一辈子都在床上渡 过。军,我突然好想吃小时候街角那家的芝麻饼,你帮我去买好不好?」 
  「可是你现在这样,留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没事,不是还有医生和护工吗?去吧,也不是很痛,现在好多了。」 
  「好,我很快就回来。」
 
  军一咬牙,转身就走了。
 
  他还是那样,说做就做,行动力极强,不像我。
 
  但是没想到的是,那家店早就已经关门了,按他的性格,买不到是不会轻易 放弃就回来的。
 
  直到听不到军的脚步声,我终于可以一个人放声的哭出来了。
 
  嵴椎受伤,下身没有知觉,能重新走路的可能性,不用问医生,我也能猜出 来。
 
  「发洩出来也好,如果有需要,就按铃,你这是VIP病房,24小时有医 护人员。」
 
  说完,医生也走出了病房。
 
  为什么会这样?我才24岁,父母早早离开了我,虽然留下了一大笔遗产, 但是留给一个一辈子都要在床上渡过的人却一点用也没有,如果可以,我希望倾 尽所有来换回我再站起来的机会,甚至都不想去关心为什么我会发生这场灾难。 
                (6)
 
  蜜月旅行,在快乐中结束,也许是白天玩的都比较疯,每天吃完晚饭就困的 不行,这样也好,我身体还没恢复,也不能和吟享受一下夫妻生活,晚上生龙活 虎的,怕是更难过,吟却在这几个夜晚看完了一本小说,速度也是挺快。 
  「韩医生,我这药也吃了很长时间了,虽然有时会有一些小反映,但是,一 直这么吃下去,时间太长了,有没有一些更快的方法。」
 
  刚和吟渡完蜜月回国,我就找到了韩医生,之前韩医生开给我的药,吃了有 了些效果,所以,我对这个医生还是很相信的。
 
  「有句话说的好,欲速则不达,何况,是药三分毒,药量太重了,对你的身 体也是有损害的。」
 
  医生毕竟是见惯生死的,你再急,他也不急。
 
  「可是,我这新婚燕尔的,不能人事,算个怎么回事啊,医生,我知道你是 有办法的人,请一定要帮我,钱,不问题。」
 
  我焦急的说道「只要能治好,酬金方面你尽管开价。」
 
  「这不是钱的事,医者父母心,我给你下了勐药,现在看是治好,身子却亏 了,这种事我做不到,只是。。。。。。」
 
  医生停了一下「只是什么?医生你说。」
 
  看来还是有希望的,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药疗有风险,但是你可以试一下物理疗法,只不过,这种疗法,一般人接 受不了,心理上会有障碍。」
 
  医生看着我,似是要在我脸上找到做这疗法的信心「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理疗 呢,是有什么样的风险?」
 
  「风险倒是没有,只不过,使用的方法,会让治疗者和被治疗者很尴尬,而 且这种疗法通常是异性之间治疗,我这没有女医生,也没有女护士的,所以我这 里是做不了的,除非,你太太愿意,这样的话不但能增加夫妻感情,还能事半功 倍。」
 
  「我太太,她也没学过医,就是她愿意也做不了啊,没别的法子了?」 
  「你先不要急,做这个物理治疗,不需要专业的医疗知识,我这里会有理疗 的视频教学和工具,只是这个东西你不能看,如果你太太答应了,你只管拿回去, 等你太太一个人学完了,她自然知道怎么做。」
 
  「我不能看?为什么?」
 
  对于不让我知道的治疗方桉,我可不能随便答应。
 
  「是这样的,这种治疗是临时性很强的,就像是性冲动,说来就来,刻意的 安排会影响治疗效果,而且这种治疗100%安全,没有任何副作用。」 
  韩医生很笃定的说。
 
  拼一把,既然是100%安全,就是失败了,也不会有什么损失,但是如果 成功了,可是件大好事「医生既然这样,能不能透露一些关于治疗的过程呢?」 
  「这样吧,因为治疗具有突发性,我会给你一个暗号,无论什么情况,只要 听到这个暗号,说明治疗开始了,在治的过程中,你要做的就是跟随你的心里的 真实想法,配合你太太去做,你怎么想的就怎么做,不要去考虑其他的东西,永 远记着,这只是一场治疗,你越是放肆,治疗效果越好。」
 
  「好,就这么决定了,反正没有任何风险,搏一把。」
 
  我终于下定了决心。
 
  吟在看完治疗方桉后,倒没有急着给我治疗,这可把急于治疗的我给急的不 轻。
 
  直到那一天,我回到家,玄关里放着一双男式皮鞋,整个房子里充斥着男人 的脚臭味,我的心咯噔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当我冲进客厅的时候,客厅里 乱作一团,吟戴着一副面具躺在沙发上,嘴边还挂着一个便携式的麦克风,身上 穿了件紧身的皮衣,有点SM片中调整女王的味道。
 
  「你这个阳萎的东西总算是回来了,老子都等的不耐烦了,今天老子要当着 你的面操你心爱的女人。」
 
  这开场白,是韩医生告诉我的治疗开始的暗号,虽然很粗俗,但是不知道为 什么我听着却很舒服,我怎么会是这样,我是个变态吗?还有那个声音是怎么回 事?虽然戴着面具,但确实是吟没错,可是声音却是个男人的,还很熟悉,一定 是那个麦克风把声音转换了,突如其来的状况,让我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办,这是 我期盼已久的治疗,但是,没人告诉我该怎么做,只记得韩医生说过,遵从自己 的内心,可我现在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
 
  「蠢货,还不爬过来给主人谢恩。」
 
  就在我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的时候,吟开口了。
 
  「是,主人。」
 
  我一边回应,一边朝吟爬过去「感谢主人大驾光临,来操我的老婆。」 
  韩医生给的暗号应该就是今天的剧本吧,既然这样,我应该照着演下去,虽 然很耻辱,却很兴奋,难道我真的是变态,只是吟脚上那双男式的黑色袜子实在 太臭了,我往前爬了些,朝着窗口多吸了几口新鲜空气。
 
  「啪,怎么了,嫌老子脚臭?」
 
  「没,没有,主人的脚一点也不臭。」
 
  吟下手可真狠,但是也不怨她,她为了我在这充满脚臭的房间里等我,而我 才进来这一会,居然还在嫌弃。
 
  「光用嘴说,我可是不会相信的。」
 
  吟把脚伸到了茶几上为了治疗,吟都那么豁得出去,我要还是扭扭捏捏,还 算什么男人,何况,这还是我自己要求的,心里就这么想着,身体已经到了吟的 脚边,虽然这是双男式的袜子,但是现在它在吟的脚上,那与我而言就是无比的 高贵,我用鼻子凑近了吟的脚,深呼吸,一口,二口。。。。。吟的脚在我脸上 拍打,羞耻感伴随着兴奋涌上我的心头。
 
  「把老子的袜子脱下来,用嘴,你的小狗牙要是弄到老子的脚,有你好看的。」 
  还好吟的脚不大,而袜子却很大,只是套在有脚上,只是那味道用闻的已经 是很难忍受了,用嘴取让我更受不了,但这是吟的要求,也是我治疗的一部分, 再难也要做,不然真成了阳萎的了。
 
  「做的不错,贱狗,把老子的袜子叼着,然后自己把衣服脱光,狗是不能穿 衣服的,这是人和狗的区别。」
 
  「是,主人。」
 
  一咬牙,把袜子塞进了嘴里,恶臭薰的我想吐,可是不敢,我不能让为了我 苦心准备的吟难过,三下五除二的脱光了衣服,不知道是不是治疗初见效果,感 觉那条白花花的肉虫子比原来有了一些硬度。
 
  「今天,表现不错,你老婆在房间里等了很留下了,跪下给老子磕三个响头, 算是你求老子操你老婆,然后把老子驮进房间,老子就发个慈悲,让你看看老子 是怎么操你老婆的。」
 
  吟戴着面具,看不出表情,但是声音却是如此真实。
 
  「咚咚咚」
 
  照着吟的话磕了三个响头,驮着叭爬向了房间,吟就在我背上,那房间又有 什么在等我呢?心里想着,下体也变的有点热血沸腾。
 
                (7)
 
  当我满心期待的把吟驮进房间后,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心里却是五味陈杂, 房间里本就不应该有人的,但是心里却又莫明的期待着,如果里面有奸夫的话, 我是不是会更兴奋。
 
  另一方面我也仔细的观察着这本就属于我的房间的不同之处,最显眼的当然 是我面前的一个类似断头的东西,然后是床上放着的大小不一的电动假阳具数根, 一根类似尾巴的黑色硅胶棒一只,以及数瓶瓶装液体,应该是润滑剂吧。 
  「贱狗,自己爬到断头台下去。」
 
  吟用男人的声音命令到。
 
  「是,主人。」
 
  断头的高度比跪着的我要矮一些,分为两个部分,有三个孔,中间的大是放 头的,一边一个小孔是锁住我的两只手的,当我把头和手放在了里面,吟把我给 锁了起来。
 
  「明明是条贱狗,可是一点都不像呢,来,把这狗耳朵给带上,这可是你主 人我特意给你准备的道具呢,好让你好好认识一下你新身份」
 
  说话间,吟给我带上了狗耳朵,说是狗耳朵其实更像是小姑娘的发箍,上面 的点缀点两只狗耳朵。
 
  「耳朵有了,还差根尾巴。」
 
  说着,吟拿起床上的润滑剂和那根黑色的硅胶尾巴,这时,我才明白过来, 原来这是就传说中的肛塞。
 
  「贱狗,把屁股翘起来。」
 
  就在我还在想肛门被插入会不会很疼的时候,菊花上已经传来凉丝丝的感觉, 紧接着,菊花上攻破了,除了上次在医院被韩医生取精外,我这菊花可是只出不 进的,而这一次,不但被人攻破,而且还是被自己最爱的女人玩弄,吟的手指在 我的菊花中进进出出,不时的添加润滑剂,刚刚开始感觉有些舒服的时候,吟抽 出了手指,把那条黑色的尾巴塞进了我的菊花,虽然,吟有帮我作扩肛,但是那 条尾巴比起吟的手指还是要粗些的,由于嘴里的袜子还没被拿出来,我的嘴里只 有发出呜呜的叫声。
 
  「真是条脏狗,你看主人的手指都被你的菊花给弄脏了。」
 
  吟把那只从我菊花里拿出的来手指伸到我的面前,上面沾染的些黄褐色的东 西,那是我的屎,「下次主人可不会再这么温柔了,记得自己把尾巴戴上,把袜 子吐出来,给主人把手指给舔干净了。」
 
  给吟舔手?这没有问题,可是问题是上面沾了屎,我实在是张不开口。 
  「啪」
 
  又是一个嘴巴。
 
  「要不为了你这条贱狗,我会把手塞到你的屁眼里?」
 
  吟的眼里闪烁着泪光。
 
  她伤心了,是呀,都是为了我,不然那么高贵的吟,怎么会把手指放到了那 肮脏的屁眼里,吟身体的每个角落都是高贵的,即使沾染的这世上最肮脏的东西 也是高贵的,更何况是为了我才使吟沾染了这肮脏东西,我必须帮她清理干净, 我也是这样做的,我把吟的手指含进了嘴里,为了不让吟的手指在我的嘴被二次 污染,我强忍恶心,把口水吞进肚里,并分泌出干净的口水,来让吟的手指恢复 干净。
 
  「你这贱狗,今天让主人很不高兴,所以今天操你老婆的过程,你只能听不 能看。」
 
  说着吟拿起了床边的眼罩给我带上。
 
  「你老婆等的小B都干了,把你的狗舌头伸出来给舔舔。」
 
  还是男人的声音,看来吟在这治疗中玩的很开心啊。
 
  这时,一团毛绒绒的东西出现在了我的嘴边,这是吟的小B,真是香啊,可 惜我看不见,吟的小B一定很粉嫩,然后卖力的为她舔着,吟为了我做了那么多, 准备了那么多,而现下,除了舌头,没有更好的方法来让她开心了。
 
  「啊,好舒服。」
 
  这是吟的声音,努力了这么久,终于有了吟的回应,心里非常高兴,血液也 不断的涌向那条肥硕的肉虫子,有那么的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好像是勃起了,看来 治疗真的是很有效的。
 
  「好了,贱狗,我要操你的母狗了,干的不错,这母狗下面还真是湿呢。」 
  吟又开始扮演起男人的角色还自称是母狗,还真是刺激。
 
  「额,轻点,人家会痛。」
 
  吟开始呻吟起来。
 
  「主人,你操的母狗好舒服。」
 
  「舒服?你这贱母狗,今天是要你来侍候老子的,不是要你来爽的,自己坐 上来动。」
 
  吟一人分饰演二角,电动假阳具发出兹兹的声音。
 
  「贱狗,听我操你的小母狗,开不开心?」
 
  「开心,主人,谢谢主人肯来操这条贱母狗。」
 
  我耻辱的回应着。
 
  「好,那主人就更开心一点。」
 
  还没明白男声的吟所说的更开心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我觉察到了菊花里的黑 尾巴,顶着我的前列腺开始震动起来。
 
  「啊。」
 
  我被这突如其来震动弄的淫叫起来。
 
  「主人,贱狗好舒服,谢谢主人恩典。」
 
  身体上的耻辱加上身上的快感让我感觉到我的肉虫开始变成肉棒,果然是有 效的,等我这病好了,一定要好好感谢一下韩医生。
 
  与此同时,吟也在一人分饰两角,在电动阳具的刺激下,吟也达到了高潮。 
  「贱狗,把我的小B给清理干净。」
 
  吟把她的小B放到我的嘴边。
 
  吟在震动棒的刺激下流出了许多淫水,除了淫水还有多粘稠的东西,应该是 润滑剂吧,为了表达对吟感谢,也为了纪念第一次与吟做爱,我卖力的舔弄着吟 的小B。
 
  「还有这个,记住,是这个东西,让你老婆高潮,所以你要好好感谢它,要 把他清理干净。」
 
  说着便把震动棒塞进了我嘴里,震动棒上的粘液更多,要不是舌头上的触感 感觉到这是一根震动棒,否则双眼被蒙住的我还以为自己真的在舔弄一根真正的 沾满精液的鸡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家出少女】(完)作者:卡卡烏拉拉 下一篇:【被两个男生设计迷奸】
热门小说
本周热播视频
友情链接

本網站已依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如果有部分视频尺度较大,請先確定您已年滿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如果相關視頻侵犯到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 Copyright©www.tra6.com 国产自拍|亚洲av|狠狠射国产影院|AV天堂网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