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印天使】(第二部)(58)【作者:房东】

【淫印天使】(第二部)(58)【作者:房东】

来源:人气:加载中

【淫印天使】(第二部)(58)【作者:房东】 时间:2017-08-18  来源:互联网
 字数:66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58
 
  经历过刚才的战斗之后,凡诺的嘴角就一直往上勾。得把枪重新装到盒子里, 而在那之前,他先把枪口的烟给甩掉;不晓得是受到外型或构造吸引,总之,他 非常中意它。
 
  我猜,短时间之内,凡诺不会把这支枪给卖了。
 
  明把头略往右歪,说:「我记得,你第一次见识到人类的死亡是──」
 
  「是凡诺。」蜜说,垂下耳朵,「我想,你应该猜到了。黑袍男子在遭遇到 这一连串攻击后,还是没死。」
 
  「啥?」虽然就蜜经历的时间点来说比较合理,但──
 
  「怎么可能?」明问,两手紧扣着地面缝隙。蜜竖起耳朵,马上回答:「他 的屍体后来交给那个叫老石的中国召唤士去处置,却在隔天就被偷走。」
 
  「是黑袍男子的同伴所为?」
 
  「没有错。」蜜点头,继续说:「老石不是个战斗高手,而那时刚好又没有 任何擅於战斗的召唤术士在他身边。」
 
  所以,明想,那名中国召唤术士连滚带爬的逃离战斗现场,而黑袍男子则在 组织的抢救下,又活过来。
 
  蜜再次垂下耳朵,说:「实在很惭愧,更详细的情形我到现在还是不太清楚, 因为凡诺也只是稍微提起。」
 
  凡诺不是很在乎,搞不好还很期待能再次对上黑袍男子。明不至於怀疑是他 主动通知黑袍男子的同伴,但很显然的,他也没有积极防范。
 
  要是老石在那场混乱中死了,凡诺会生气吗?明猜,他大概只会稍微表示遗 憾,且还只是意思意思的,让人不觉得他有任何诚意;像这样的傢伙,对自己作 品的要求,和对同行的要求可能没有多少差异。
 
  而明也不得不承认,和老石比起来,黑袍男子更引起她的注意;反覆突破极 限,最后彷彿只靠意志力支撑全身,简直和漫画或游戏里的人物没两样。而和欣 赏娱乐作品不同,明可不觉得面对这种敌人会很有趣;佩服多少是有的,而在这 层情绪之外,她就只感到噁心和憎恶而已。
 
  「黑袍男子──或该说是那些人的能力与执着程度,都实在是太离谱了。」 明说,接着问:「呃──这傢伙后来死了吧?」
 
  「嗯。」蜜点头,语气平静的说:「这我很确定。」
 
  抬高眉毛的明,松了好一大口气。她觉得那样的结局比较合理,尽管这不表 示,未来她就不会遭遇任何类似的袭击。而蜜暂时不打算解释自己为何对黑袍男 子的死亡这么有自信,倒是打算稍微讲述一下他在那个组织里的重要性:「就算 他变得破破烂烂的,对那些实力不如他的同伴而言,可还算有价值;光看他的法 术威力和施法速度,我们都大致可以猜出,他可能是那个组织里战斗经验最丰富 的人。如果是对上的是其他比凡诺菜的召唤术士,黑袍男子说不定有超过五成甚 至七成的胜率;所以,那个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名字的组织,真的是用尽全力去治 疗他。
 
  蜜闭上双眼,说:「尽管,我们之后又再次见面,他也的确变强了,但要说 到有攀上凡诺的一半水平,他还差得远呢。」
 
  再次遭遇那么麻烦的敌人,那铁定带来不少困扰;而若是隔了好几十年,那 就应该是触手生物开始缺少术能的时候;明想,凡诺又比黑袍男子早死,要触手 生物去应付那种敌人,可是相当不容易。
 
  当然,结局是丝、泥、蜜、露和泠都活了下来,没有造成多大危害;明才刚 这么认为,就发现自己又漏了一个人;有一名她从未见过的触手生物,死因或许 就和黑袍男子有关。
 
  所以,明想,不能太轻易的感到开心。
 
  很奇怪的是,那位很早就过世的触手生物,蜜从来就没有好好介绍过。导致 明现在不仅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晓得他的性别。其他人都不曾主动谈起,这表 示之中有很多部分都相当複杂啰?明想,也在心里提醒自己:总之,别太急,要 尊重他们的考量;为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明很快问:「召唤术能做到令死人复生?」 
  「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蜜用右前脚扶着下巴,说:「我猜,黑袍男子虽 然失去生命迹象,却成功让自己体内的重要组织保持新鲜。或许,他还给自己脑 内的资讯备份;不然,实在没法解释他为何能在受到那一连串攻击后,却依然活 下来。」
 
  召唤术士在前两个世纪所创造的奇蹟,科学家可能再过两百年还是难以超越。 
  「凡诺也有这种能耐吗?」明忍不住问。蜜垂下鬍鬚,老实回答:「这我就 不晓得了。虽然,他生命中的最后几分钟一直有我陪伴,但当时他面临的情况其 实更複杂一些。」
 
  蜜回答得非常暧昧,似乎没准备好要描述这一段。明猜,凡诺的死因可能不 是他杀。那会是病死?他除非刻意让自己染病──如果是这样,就等同於自杀了; 既然蜜没打算太早透露详细情形,明想,就先别问吧。
 
  过约半分钟后,蜜才开口:「总之,我们日后还会再次见到黑袍男子。那是 在我们来到台湾之前,也是在贝琳达死掉之后。」
 
  果然,蜜又把焦点放到黑袍男子身上;凡诺走了,而当时蜜、泠和露等人显 然都已成年,明想,这样他们面对敌人的攻击,应该比小时后要来得能够掌握节 奏──
 
  等等,蜜刚才孩多说了一个人;贝琳达、贝琳达……明在脑中反覆念着这个 名字。
 
  虽没听过,却有些印象,还不是很模糊;花了将近十秒,明才想起,自己在 今天稍早时就曾看过这名字。那位住小房子的女人──而她应该就是蜜的爱人; 想到这里,明睁大双眼。
 
  先前,蜜曾化为触手衣;虽然成功让露的胎动稳定下来,却也导致自己的部 分记忆於明的脑中展开。因此,贝琳达的脸、住家、签名与生活习惯,明都大致 看过。
 
  明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的原文时,可能还不知道要怎么念呢,蜜想。
 
  明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蜜把耳朵垂到底,开口:「贝琳达是谁,你 应该早就晓得了。唉──当然,我会讲到她的。但──真的,有关她的部分,我 必须得先说声抱歉。」
 
  蜜伸直前脚,把头压低。这一次,她用耳朵和脚掌来遮住自己的眼睛,好像 有意把整颗头都给藏起来似的;尽管情绪没有非常低落,她现在的样子,和先前 在梦中哭泣时没两样。
 
  过快十秒后,蜜很快的说:「我不想要把细节都讲得太详细。」
 
  明点头,表示理解。该透露和保留哪些细节,蜜本来就有权决定;而之中的 大部分段落,也只该由她和贝琳达独享。明就算想听到更多内容,也不能说自己 「期待」;在过去,蜜就曾多次暗示自己的那段恋情真的非常複杂。而从小蜜在 梦里的反应看来,之中的许多段落可能远超乎明的想像。身为一个人生经历还不 及蜜十分之一的年轻人,明不仅不好意思再次自行揣测,更不敢抱怨些什么。 
  要知道他们的过去,而前提是不能折磨他们;明承认,自己刚才有点忘记了。 
  这时,明的右手边传来敲门声;几近中空的「咚」、「咚」,听起来是木头 材质,跟房间的门一样。
 
  抬高眉毛的明,脑袋一时有些转不过来;肉室是由大量的肉块构成,应该没 有这种门才对啊。一直要到泥出现,明才知道是怎么回是。刚才,泥敲的就是房 间的门;她先让门后的空间与此处连接,藉着再自然也不过的敲门声,让明和蜜 都不会有受打扰的感觉。
 
  以往,泥根本不会这么做。明猜,主要是为了考量到蜜。在这间接照明居多 的小室里,泥的金色双眼看来尤其漂亮。她的触手头发比丝长一些,肤色则比丝 更接近桃红或大红。
 
  泥把次要触手全接在腰上,构成一圈──时而蓬松,时而贴身的──裙子。 她一对发育良好──但有好像有很多成长空间──的乳房,各於白色围裙后露出 半边。明即使只是瞥见,也会猛吞口水。她真想把泥围裙的上半部抓得窄一些, 让那对乳头略为往上翘乳房能整个露出来。这样就会很类似某种泳装,明想,罕 见的布料更多,感觉却更为色情的风格。
 
  泥推着那辆擦得晶光闪闪的餐车,送来热腾腾的宵夜。现在可能已经十点了, 明想,是感到有些饿。摸着肚子的她,再次提醒自己,是该多摄取一点营养。不 只是因为做爱很消耗热量,更是因为露现在也靠这种方式摄取养分。
 
  这一阵子,泥带来很多帮助。明可无法想像没有她的日子(妈做的菜实在有 点糟,明想,在心里皱一下眉头)。
 
  然而,泥却继续多礼到让明感觉有些陌生。之中,尤其让明背脊一缩的是, 泥几乎没看她的眼睛。
 
  神情非常沉静的泥,表现得像是高级餐厅里的女服务生。明很快就知道是为 什么:泥想让自己尽可能成为隐形人;不是为别的,就只是为了把自己对明和蜜 的打扰程度减到最低。为彻底做到这一点,泥不仅去除平常的笑容,连步伐也有 些僵硬。
 
  这种刻意营造出的距离感,再配上没有什么装饰的厨师用围裙,让她成功减 少自己的魅力。和以往不同,此时的她,不希望引起明的太多注意。
 
  然而,明若没有像以前那样视奸泥,根本就不会去看食物一眼。早在好几天 前,明就把造成泥的小小困扰,给视为是最佳的开胃方式;先不论这想法的道德 瑕疵(或再次探讨真正让泥感到困扰的原因),现阶段的重点在於,蜜应该不介 意明去多看或碰触其他触手生物。
 
  这与其说是喂养者的权力,明想,不如说是触手生物的浪漫。而对象是蜜, 肉室内最年长、心思和经历最为複杂──因而常常情绪低落,甚至要依赖酒精─ ─的触手生物;既他们的导师,也是他们的领袖。
 
  泥会有多一些顾虑,也是难免的;明相信,就算是丝,也无法完全感到放松。 
  然而,现在的气氛可是比先前要好太多了;蜜在分享过去时,不用依赖任何 酒精。最棒的是,她在做爱时也是非常专注;光是前戏阶段,就享受到一个有些 不顾形象的地步;明一边回忆,一边猛吞口水。
 
  连那双灰蓝色的眼睛,看起来比先前都要来得轻松;现在的蜜,就像是仰躺 在花海中;有不只一瞬间,她脸上的笑容,大到连小孩都难以模仿。泥难道真的 没发现,或者,她只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已?
 
  似乎,明想,身为喂养者,应该主动提醒。事实上,这有一半是藉口;明还 是想要用传统的方式来开胃。同时,她也想确定,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
 
  泥轻轻挥动双手,令肉室地面升起;一张低矮、宽敞的餐桌出现了,只到蜜 的胸部高度。接着,她在餐桌前,用肉柱组出一个形似花托、有着结实靠垫与圆 润扶手的休闲椅凳。这可比家中饭厅的桌椅组合还要舒适,也比随便一家餐馆更 有治癒的感觉。
 
  明就趁泥把餐点都放好时,慢慢起身;先接近屁股,伸出双手;中指和食指 碰触大腿,然后再迅速摸过腰侧;最后,明用肚子顶着泥的背脊,手掌则停留在 泥的腹股沟上。中指尖距离阴唇和阴蒂非常近,明想,吞下一大口口水。
 
  而不过是这么一点刺激,就足以让泥全身颤抖。明吐出舌头,说:「还是很 敏感嘛。」
 
  一开始,泥看来是有那么点抗拒。她避开蜜的双眼,也不主动亲吻明。然而, 泥的四肢却更为诚实;先是蹎脚,直接用阴部碰触明的手指;再来,是朝后伸出 双手,轻轻抚摸明的肚子。在这同时,她也用小指搔弄明的腰侧和腹股沟。 
  泥早在进到肉室前,就期待能和明这么做。在和明相处的这段期间,泥也培 养出不只一点叛逆精神;而随着经验增加,蜜想,她们也越来越擅长这些挑逗了。 
  明在含住泥的耳朵前,眼睛一直盯着蜜。后者的呼吸平稳,还把每根鬍鬚都 抬得快比鼻子还高。蜜不仅耳朵竖得非常直,尾巴也忍不住左右摇晃。看到自己 的年轻后辈被喂养者好好疼爱,她当然非常高兴;这是最健康的心态,虽然与社 会主流相违背。
 
  在肉室里,此类分享爱的方式,通常是被鼓励的。最初,明是在丝的身上见 识到这一点。这毕竟不算是外遇,也不是任何轻浮、失礼的表现;明觉得,像这 样的交流,也是一种礼貌。
 
  明在舔一下左边嘴角厚,两手便慢慢搔过泥的腰侧;接着,双手往上,揉弄 泥的乳房;早已勃起的乳头,先是被明的小指和无名指夹弄,再被明以手腕和掌 心磨蹭。
 
  刹那间,泥的乳腺、腋下和背脊,都有大量的酥麻感窜过。而仅是嘴巴微开 的她,坚持要让淫叫声再变小一些。她双手扣在一起,两膝使劲磨蹭;手肘紧贴 自己的肋间与腰侧,屁股则慢慢左右摇晃。很显然的,她越是想要控制音量,就 越是会导致体温上升;尽管体内深处的热痒感迅速聚集,却没有把手指或次要触 手给伸入阴道里。泥算是表现得很节制,明想;而整体反应没预期中那样僵硬, 这表示,泥也有点想在蜜的面前迎向高潮。
 
  在明的连续攻势下,泥虽然已兴奋到会用腰后的几只次要触手去搔弄自己的 阴唇,却还是不敢看向蜜。明懂这种感觉,还打算过几天后,把自己刚才的羞耻 段落一一分享给泥听。这样蜜也会感到害羞吧,明想,吞下一大口口水。
 
  而让明感到意外的是,在这过程中,蜜伸长脖子、瞇起眼睛;后者的嘴角一 下上扬不少,而她那种色瞇瞇的表情,其实和丝有些相似。所以,蜜也喜欢看泥 羞耻的样子,并也会积极用的各种灼热视线给泥带来困扰。
 
  而同样是嘲弄意味满满的虚假谴责,蜜的鹹湿程度就是没法超过丝。毕竟, 她不会像丝那样,想要侵犯眼前的目标。
 
  就算看得出丝是受到蜜的影响,但要说到最变态的触手生物,明想,丝绝对 是第一名。明认为,自己坚持这一点,绝对没有隐藏动机。
 
  就算等下不会做爱,也要对眼前的触手生物积极挑逗,这是在明正式成为喂 养者之前就培养出的传统。而从最初的冲突,到后来的自然、平稳,也不到三天; 感觉几乎是在不知不觉中,明想,因为他们实在是太可爱了。
 
  如今,蜜想,泥落到明的手中;那一抱、一缩的动作,是如此的流畅,而之 中的化学变化,又是那么的温润,甚至带有不只一点高雅质感。明真不愧是喂养 者,而泥也真的长大了;又一次,蜜在心里重複过去对她们的正面评价。过约两 秒后,蜜一边慢慢点头,一边使劲舔一下自己的鼻子。
 
  在和泥分开后,可能要隔快两小时才会再见面;一想到这里,明自然会忍不 住多摸几下、多舔几口。过几秒后,明也把自己的要求说出来:「真是辛苦你了, 现在,来亲亲吧。」
 
  泥当然不会拒绝,但还是装出一副不那么方便的样子。蜜在耳朵和鼻子都各 动了两下后,闭起眼睛;很显然的,她打算给面前的两人一点空间。蜜有些期待, 这一点,明光闻味道就能晓得。
 
  在泥伸长脖子的同时,明的嘴巴也渐渐打开。先是嘴唇互碰,动作既轻又慢; 直到明把嘴巴张大,两人的节奏和风格才变得和过去一样。先含住泥的舌头,把 位於舌根附近的唾液都吞下肚;明很快就舔过泥的每一颗牙齿,也积极将两人的 唾液混合。泥的回应也相当热情,但动作就是没有明来得灵活。
 
  这一次,泥还是想让明来掌控节奏;表现得被动一些,会让体内的热流扩散 得更快,泥想,脚根离地。有超过一分钟,泥的双腿一直在颤抖,得靠腰上的十 多只触手来撑住身体。
 
  明若没有大肚子的话,泥应该会摊倒在她的怀中;蜜想,像是把自己的一切 都交由对方掌控,这种女孩可是比任何香甜酒都要来得可口。
 
  明吐出舌头,使劲点弄泥的硬颚;不要十秒,她就已经把泥的每一颗牙齿都 给舔遍。
 
  过约两分钟后,两人才把嘴巴分开。泥摸着自己的胸口,慢慢后退。该离开 了,泥想;不需要走得太快,不要让明以为她是急着逃离现场。一脸恍惚的泥, 在后退的过程中,对明和蜜慢慢挥动右手。
 
  彷彿快要溶化,而这才是泥该有的表情;明既觉得自己的这种想法有些过分, 又高兴到两手都差点竖起大拇指。
 
  在泥离开后,过了快十秒,蜜才开口表示意见:「那孩子回去后,说不定会 找自己的妹妹泄欲呢。」
 
  明目瞪口呆,而蜜只是上下摇晃鬍鬚,好像觉得自己刚才的话还不够露骨。 这种感觉,和今天稍早时又有很大的不同;先不论泥侵犯丝的可能性,如此直接 又冷静的发言,才是蜜真正的风格。明不久前还非常乐在其中,但要说到彻底习 惯,可还有好一段距离。
 
  就算再经历十遍,都还是会吓一大跳吧,明想。而此时,蜜还故意让自己的 表情看来很正经。她伸长脖子,问:「你真的没想过这种可能性?」
 
  明晓得,蜜不是真的想要谴责她;最好的证据,就是蜜把两只前脚搭在她的 膝盖上。又回到稍早时的情况:蜜说出一些听来很严厉的话,而明则羞到想把整 张脸都藏起来。
 
  这时,双眼半睁的蜜,非常注意明的阴部;鼻子几乎又要碰到阴蒂,吐息也 是全瞄准双腿之间。嫌这样还不够有趣的蜜,又变得像只玩疯的狗,一直使劲、 迅速的嗅闻。
 
  明轻咬双唇,忍住不叫;而一下受到这么多刺激,是会让她在不知不觉中抬 高屁股。至於双腿,明想,要开得慢一些,让蜜主动用前角和嘴巴来分开。 
  半睁着眼的蜜,正在仔细观察明的阴部;阴蒂勃起,淫水大量流出。不要几 秒,明就感觉下半身发烫,好像蜜的视线真带有高温似的。
 
  蜜几乎没在摇尾巴,而要不是为了维持整体画面的节制,她应该早就乐得像 是未满一岁的年轻家犬。明稍微并拢双腿,又几乎只看着泥;看似遮掩和回避, 而实际上,明勾引蜜的意味更浓;意识到这一点的泥,口水差点从左边嘴角流下 来。
 
  泥把丝推倒在地,这显然不太可能;她和丝互舔,明倒是见过好几次。而在 气氛变得比较特殊时,泥有可能会和丝一样失控吗?感觉可能性偏低,明却偷偷 希望会有那种结果。
 
  几乎同时的,明也会偷偷想像,自已要是在泥侵犯丝时突然闯入现场的话; 那一定很好玩,明瞇起眼睛,让脑中的影像继续播下去:丝和泥应该会吓一大跳, 而接下来,其中一人还可能会一脸紧张的说:「明,不是你想的那样!」
 
  这对姊妹是会紧张到停止刚才的动作,还是加快节奏?虽然这一系列画面都 没有多少真实感,却已经让明兴奋到了极点。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刁民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男人私处的十五个秘密 下一篇:【航○王—奴隶之岛:班烈的野望与布利德的复仇!!】(23)【作者:kamiya7582】
热门小说
本周热播视频
友情链接

本網站已依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如果有部分视频尺度较大,請先確定您已年滿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如果相關視頻侵犯到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 Copyright©www.tra6.com 国产自拍|亚洲av|狠狠射国产影院|AV天堂网

x